哪个人上了新妇的床

“喂,老林呐,是我,李振章啊。”李镇长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就打来了电话。

“哦,是李镇长啊!唉……”林书记叹气说道。

是的,如果不发生这件事,林玲明天就要跟镇长的儿子结婚了,偏偏就在头一晚上却发生了这件事,那天晚会上,很多亲戚还有林书记的好朋友都来道贺,或许是林书记心情好,喝了不少酒,林玲当然也没有少喝,最后是晕晕的被人扶进房间里的。

突然,杨国强停了下来,他停在了一个比较帅气的小伙子面前,盯着看了又看。这个小伙子看起来很是斯文,比较帅气的,他是林玲的大学同学,也就是林玲的前男友。只见他的脸瞬间变得很是通红。人们突然也把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他,他更加紧张了。

“强子,来了,来,屋里坐。”林书记走上前去,拉着杨国强的手。

“哦,我知道,不过,我不是问你这个。”杨国强用眼睛死死的盯住。

“其实,这个人就是……”杨国强准备说道。大家把头伸得长长的竖起了耳朵准备得知答案。

“林书记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吧?”

”你看,现场被你们高的破坏太大了,我怎么判断!“杨国强气氛的说道。”你还记得昨晚是几点中休息的吗?林大娘,你是几点钟看到的?“

“够了,别多说废话了。不准再提了,大家都散了吧。”林书记边说边让大家离开。

”按照正常的情况下,这个肯定是不小心被碰到的,还有,抽屉里的东西好像被翻过了,应该是在找什么东西。“杨国强轻轻的打开抽屉查看着。”昨晚你听到有狗叫吗?“

“妈!”林玲大哭了起来,紧紧地抱住母亲。“我被人……”林玲哽咽着说不来任何话。

众亲戚的脸上不断的变换着,他们也是一脸的狐疑。

其实那天晚上,林玲并没有喝醉,只是假装喝醉了。到了很晚,杨国强悄悄的进入家里,由于是学侦查的,对于这些现场的布置还是比较了解的,故意在现场留下了几个脚印,至于林玲的衣衫褴褛,那都是自己故意弄得,所有的这一切果然瞒过了所有的人。所以那天杨国强就假装自己很专业的侦查了一下,就这样欺骗了所有的人。这也是为什么林书记不让警察来调查的原因,这件事就这样平平安安的过去了,无聊的人们也开始忘记了曾经发生过这件事。

“看这次林书记还怎么往上爬!为了自己的一官半职竟然牺牲自己的女儿,真是的!”

”林玲,别哭了。“杨国强边说边递了纸巾给林玲。

“啥?!你这个畜生!咋这么不知廉耻嘞!明天你就要结婚了!今天干这样的事,你让我跟你娘的老脸往哪搁,我们以后还咋在咱们村里住啊!”林玲的父亲怒目直瞪着林玲,直接上去狠狠的朝着林玲的脸扇了几个巴掌,然后气的蹲在一边的墙角不停地哼咳着。众亲戚纷纷走上前去各种劝说,各种安慰。

五天以后,杨国强带着林玲离开这个村子,林玲走的时候脸上是忧伤的,但是内心是开心的。林书记并没有来送他们,而是在远处偷偷的看,是林大娘送的。

“唉,这么好的一个闺女也不知道被那个王八蛋糟蹋了!”

杨国强看了一眼,并没有直接去找他们。而是在兜里拿出了一个放大镜,在门锁上看了又看,这个,门上有指纹,比较细。“杨国强突然趴倒在床下面,在床前有放大镜看了看,这个这里有一点泥土脚印,肯定是出去了在外面带进来的。你看,林大叔家里到处都是水泥地,而且门口也没有泥土,可以拿着这些泥土对比一下看看。”说完,杨国强小心翼翼的用纸和小刷子扫了一下,拔腿就往门外跑去,没跑多远,就一点一滴的往地下找。好奇的人们也跟着跑了出去,想看个究竟,还有一部分人坐等结果。

“唉,你看看,本来是一场喜事的,现在搞得……”

后来,李镇长有一次找到了老林,跟林书记谈论两家的亲事,当时老林说孩子自己的事自己说了算,年纪大了,不管了,也管不了。

“来,让你一下,麻烦让一下,让我看看。杨国强边说边挤进去。

“是的,不是我做的,我昨晚跟她喝了不少酒不错,不过后来我跟他们几个是一起回去的。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林玲的前男友连忙解释道。

……

事情的发生太突然,突然的让人难以接受,不知所措。

“谢谢啊,强子,要不是你,估计这一关还不知道怎么过呢!”林书记感激的说道。

“林伯伯,你太客气了,这都是应该的。”杨国强笑呵呵的回复到。

“恩恩,那就好。”林大娘笑着说。

”知道了,根据口述的时间和现场的证据,可以判断时间应该是在今夜12点到5点之间。这个时间你们都忙完了,也是人最困的时候。林大娘,昨晚上有没有看到陌生人呢?“杨国强拿起本子记着。

”哦。也没几个,就是她的几个大学同学,在那边呢。:林大娘指了指。

“唉,林书记咋不让说呢?”

听到一声大叫的声音后,亲戚们纷纷挤进这间刚刚装扮一新的新娘的房屋里,他们被眼前看到了一幕吓得都惊呆了,新娘林玲衣衫褴褛的坐在床边,面容十分憔悴,装扮好的发髻也被弄得乱七八招,眼角的流水不断的往下落。众亲戚都是一脸的茫然,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过了很久,杨国强一脸怏怏的跑进来,一闷头坐在椅子上一句话都不说。人们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却没有人问。

原来,是因为李镇长的儿子早就看上了林书记的女儿,而且起了歹心,他经常跑到学校去找林玲,而且仗着自己老头是镇长,到学校找事,曾经扬言道“非娶了林玲不可,其他的人否想了,不然断了他们家的前程”等等。

杨国强听说了后,赶紧来到了林书记的家里,他来是有目的的。

“唉,这次真的感谢你。你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你们尽快走吧,不然别他们知道了就不好看了。”林书记问道。

“啊!快来人啊!”新娘的妈妈林大娘惊慌失措的大吼道。“闺女,闺女啊,你这是咋啦?”

”唉,这么多人在这,出出进进的,而且我忙的一头乱,哪有时间注意到这些啊。“林大娘边说边擦眼泪。

三天后,一切都归于平静,李镇长派人来了通知,说儿子由于身体不适,生肖不合等等各种借口,取消这么亲事,并且所有的彩礼也不要了。林玲哥哥和林玲的工作也被通知可以去上班了。而且,前一段时间申请了很久的修路款项也给批了下来。

“林伯伯,都收拾好了,等过几天我们一起走,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会好好地对林玲的。”杨国强边说便走到林玲的面前拉住她的手。

”大概十点左右吧,昨晚朋友都来了,玲儿喝了不少酒,之后就醉了不省人事,今天早上我起来得早,想着林玲昨晚喝得多,没有喊她,就到厨房给它做碗醒酒汤喝,结果就看到了这个。“林大妈边说边哭着。

“哦。呵呵,知道了,不是你,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的鞋带开了!系上吧。”杨国强悠悠的说了一声,转身离开。

“可是,林伯伯……”杨国强还想要说些什么。

“林伯伯,林大娘,林玲好了吗?”杨国强问道,走进了屋里。

“玲她爹,不能吧!要把这个王八蛋抓起来送进派出所…”林大娘哭泣着说道。

杨国强是高考失利后直接去部队参军的,现在复员回家有一段时间了,他跟林玲是青梅竹马的,两个人关系很好,听说了这件事,赶忙跑过来的。清强在部队是搞侦查的,学了不少侦查技术,也获得过不少奖。他特别喜欢看侦探小说,最崇拜的当然就是福尔摩斯了,走到哪里都不忘记带本福尔摩斯,听说当年就是因为看福尔摩斯而忘记了高考时间,之后就不让进了,一气之下跑到部队里当了兵。

众人惊虚了一场。只见林玲的前男友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坐到一边的凳子上,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是的,我们可以给他证明!”其他几个大学同学同声的说道。

“国强啊,这结果咋样啦?”林大娘眼睛红肿着问。

“玲儿,发生什么事了,这是咋啦?”林玲的父亲看着林玲呆傻的坐在床边一句话也没有十分着急的问道。“你倒是说句话啊?这是咋啦?哑巴了吗?”父亲怒吼道。

“好了,强子,别说了,知道就行了。算了吧,我们还要做人呢,大家都是亲戚朋友,说开了不好听,以后不能连个亲戚朋友都没得做了!”林书记扔掉手里的烟头站起身呢来对杨国强说道。

“恩恩,不用了,你就放心处理好事情吧,我这边还有点事要做,先这样说啊,别想太多了!老林!”镇长安慰道。

“大娘,对不起!”杨国强站起身来,在众亲戚中走了一圈,这一圈很慢很慢,脑袋耷拉着。一会走走,一会停停。亲戚们一个个的面面相觑,杨国强走过可以听到他们心跳的声音。

“谢谢镇长,没事,这边我会处理的,不用让老王来了,唉,丢不起这个人啊,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本来这件事,现在搞得,实在对不起镇长,等这件事弄明白了我会亲自去给你赔礼道歉的。”老林悲伤的说。

“谢谢镇长,你忙吧。”老林悲哀的回复着。

林玲看到父亲整天一脸的愁眉不展的样子,很是心疼,就跟父亲说同意了这门亲事。但是,林书记坚决反对的,后来软磨硬泡,老林就是不同意。林玲没办法,就找到了刚刚退伍在家的杨国强,杨国强给他想了这个注意。林书记也是迫于无奈才同意了这个的,林大娘其实很反对的,因为牵涉到女儿的名声,但是考虑到大局,也只好同意了。于是,一场精彩的双簧戏就这样开始了。

“是的,要是嫁过去,说不定比这都惨。”

”没有,这两天办事,怕咬伤人,给牵走了。“林大娘在一边解释。

林玲是全村里走出去的第一位大学生,刚刚毕业一年,在镇上一所中学教学,长得十分漂亮,用村里人的话来说那就简直跟嫦娥一样美。的确,同村里的其他同龄人那是十分羡慕她的,父亲是村里的书记,为人也很好,总是帮助亲里邻近的,办了不少实事。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十分疼爱林玲这个妹妹。在这个村里,其他的姑娘早已结婚生子,小孩子都可以满地的乱跑了。当然,村里有不少男孩子都在暗暗的喜欢着这个美若天仙的林玲,林玲家也有不少上门前来提亲的,不过都被林玲一一的回绝了。搞得父亲很是不满意,而母亲总是在一边帮着林玲说好话。

“林书记家这次真够倒霉的…”村里纷纷议论了起来。

杨国强带着林玲走了,他们是笑着坐上了去向远方的车子。

“好了,别说了!”林书记大喝了一声。

摘要:
啊!快来人啊!新娘的妈妈林大娘惊慌失措的大吼道。闺女,闺女啊,你这是咋啦?听到一声大叫的声音后,亲戚们纷纷挤进这间刚刚装扮一新的新娘的房屋里,他们被眼前看到了一幕吓得都惊呆了,新娘林玲衣衫褴褛的坐在

“这件事就到此结束吧,你们也别再瞎猜了,搞得大家以后见面难为情,我们老两口算了,就算是家门不幸吧。唉。”林书记哀叹一声。

”昨晚上有那几个人啊?大娘,我去问问。“杨国强转身问了问林大娘。

林玲和杨国强也开始了自己的新的旅程,这旅程是幸福的。

众亲戚带着一脸困惑和不解怏怏的离开。

”这个窗户边,有鞋的印记,尺寸大概41码左右,底纹不清楚。这个,桌子上的化妆品摆放有几个倒了!你没有用吧?“杨国强转头问了一下。

半个月后,林玲的哥哥被调到了县里工作,而村里的修路也开始轰轰烈烈的干了起来。一切一如往常,林书记露出了久违的笑脸。

”哦,我看看,现场有什么证据留下没,你们不要进来!“杨国强说着在房间里寻找了起来。一边看一边记。

“恩恩,林玲的事我已经听说了,希望你别太伤心。刚刚省里有急事情要赶紧去,我儿子已经连夜出发了,婚礼的事还是等等再说吧?不过你放心,我刚刚已经给派出所所长老王打过电话了,让他立刻让到你那里去调查个究竟。一定要查到底!实在对不起啊,老林!”李镇长在电话那头哀声叹气的说道。

众亲戚朋友一脸诧异的看着林书记,没有人敢问为什么!

“这么亲事就这么完了,不过不嫁给镇长的儿子也算好事。”

“你——就是林玲的前男友?”杨国强走到前面顿了一下问道。

没想到李镇长后来竟然给电话打到了学校,没说什么原因,就不让林玲教了。林书记的儿子在镇上上班的工作,也被莫名其妙的被炒了鱿鱼。老林给村里申请的的修路款项,迟迟不给批下下来,老林去镇长那跑了好几趟,都没有结果,只说再等等看。村里人都怀疑这钱被老林给独吞了,经常有村里的人来问,时不时的还有几个人来闹事,这让老林很是头疼。

“不会真的是那个人吧?”

邻居们边走边议论道,各种唉声叹气和说法,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散去。

林玲在大学期间也曾谈了一场恋爱,不过由于一些原因没有过多久就分了。现在结婚是被家里人逼着相亲的,新郎是镇长的儿子,整天浪荡不羁的,村里人都很是厌烦他,但是迫于无奈的,有时候看到来了人们就都躲得远远地,村里人很多都不明白为什么林玲的父亲说这么亲事,也不明白为什么林玲会同意这么亲事。

“这件事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后来的确我出来了一会,我本来是想过去了看看林玲的,不过一想到她喝醉了,就没有来。真的!就这么多!”前男友继续解释着。

“强子来了?”林玲兴冲冲地从屋里走出来。

”唉,现在是没有一点头绪啊!“杨国强坐在床上反思着,想着。突然起身,自己一个人又坐了下来,回头看看,注视着床上,然后又用鼻子趴在床上闻了又闻。”这个床上有香水味,那么犯罪人身上也肯定有,还有,因为新娘昨晚喝得多,肯定是知道新娘喝醉了,而且对林玲比较了解的人,那这个范围就缩小了。“杨国强摸了摸头皮说道。

”大家都到一边歇一下吧,我在这里察看一下,你们在一边别打扰了。“杨国强说着把来看热闹的邻居和亲戚推到了门口。

林玲并没有回答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