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鉴赏

  这首词作于宋淳熙十三年(1186),通篇用一问一答,否定肯定的句法,细致而又有气势地描绘了雨岩洞内的壮丽的自然景色。

  过片之后,用“须记取”领起,叙写风雨中雨岩一带壮观的景象。场面奇特宏伟,令人惊魄。“昨夜龙湫风雨,门前石浪掀舞。”“龙湫”,是浙江温州雁荡山有名的大瀑布,岩即在其附近。龙湫一带风雨大作,“石浪掀舞”形象地描绘出山石与洪水搀杂,波涛汹涌澎湃的壮观场面。“四更山鬼吹灯啸”两句,写“山鬼”呼啸,声音凄厉,吹灭了灯火,乃至“惊倒世间儿女”。本来,吹灭灯火的是风,发出呼啸声音的也是风。风与山石相搏击,再加上暴雨肆虐,声如鬼哭狼嚎,词人说,那声音由“山鬼”发出,这样就把静止的巨石写活了,而且赋予人格,为下文作了铺垫。“吹”字和“啸”字与前句的“掀”字相呼应,如画龙点睛,把“山鬼”写得生动活跃。

  “补陀大士虚空,翠岩谁记飞来处?”这座“雨岩”溶洞,从它外形看,很象佛家所说的那位观音大士,可是,她虚怀空阔,人们走进去,则别有洞天。接着,作者用密集的“蜂房”,玲珑的“窗户”,形容在溶岩洞内的所见;那喀斯特生成的石笋,有的垂挂半空“未落”,有的如“嶙峋”的“冰柱”,植入地面。同时,洞内还隐约可以听到“远处”有“涛声”阵阵。待要向前仔细看时,发现幽径逶迤,地下还似有落花的香味,于是,不禁发出疑问:这是否就是当年武陵人发现的桃源路呢?这提问的结句,为下片写词的立意,埋下了伏笔。

  辛弃疾  

  末尾,作者在归结全篇的立意时,仰头细看那嶙峋的冰柱,回答上片提出的问题:那开凿这巨大溶洞的祖先,如今应已是白发苍苍了吧!

  “问何年、此山来此?”首句以设问开篇。这个问题是任何人也无法回答的,所以下句说“西风落日无语”。“看眉似是羲皇上”两句是对石头形态的假想与命名。“溪上,算只有、红尘不到今犹古。”“红尘”,泛指俗世及热闹繁华之地。这两句大意说,在这溪边山野,离开繁华的尘世,古今并没有区别。在这环境荒僻,几乎与尘世隔绝的地方,词人心旷神怡,欣喜无限,于是便开怀畅饮。“一杯谁举”以下描写词人醉态朦胧中的神态与举动。“君”,指巨石。词人带着酒意,笑着去喊那巨石与他同饮,自然不会有什么反应,因此说“崔嵬未起”,最终的结果便是“山鸟覆杯去。”这里写词人面对巨石独酌,醉后与那形似“山鬼”的巨石对话,巨石不应,山间的飞鸟却撞翻了酒杯……形象生动,栩栩传神。

  题雨岩。岩类今所画观音补陀。岩中有泉飞出,如风雨声。  

  辛弃疾毕竟是一代巨匠,词家魁首,虽是咏物词,也与众不同,较之那些单纯描写自然景物的作品远胜一筹,更何况全词运笔从容自然,挥酒自如,不失其豪放风格。(王方俊)

  下片,作者描写他在洞中听到的“涛声”:那是春雷的滚滚响动吧,还是洞中蜷伏着“弯环如许”的卧龙?要不然,或许是黄帝在洞庭之野奏乐传来的奏鸣曲,或是《楚辞》里描写的那位湘夫人来到这儿翩然起舞?如果都不是的话,我想那就是在岩洞阴壑中生长着的万倾长松,在风雨中吟咏了。

  与前代山水诗人不同的是,辛弃疾的山水词不仅是单纯地摹拟自然,更重要的是他富于想象,赋予大自然以人格,同时又兼有磅礴的气势,本词就是一例。

  补陀大士虚空,翠岩谁记飞来处?峰房万点,似穿如碍,玲珑窗户。石髓千年,已垂未落,嶙峋冰柱。有怒涛声远,落花香在,人疑是、桃源路。又说春雷鼻息,是卧龙、弯环如许。不然应是:洞庭传乐,湘灵来去。我意长松,倒生阴壑,细吟风雨。竟茫茫未晓,只应白发,是开山祖。

  雨岩有石,状甚怪,取《离骚·九歌》,名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