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田采购游记1,床下女棺

摘要:
都说老斑不是个正经人。我也感觉到了。那天中午,天下着雨加雪,还刮着大北风。那个冷,能把人的鼻子冻掉。我在食堂门口遇见他,他还是那样:破棉袄,破棉裤,破大头鞋,一脸的白斑,大块大块的。冷不丁还以为他是白

田建红,二十七八岁。蓝田县人,长得不高,瘦脸,留着小胡子。

都说老斑不是个正经人。我也感觉到了。那天中午,天下着雨加雪,还刮着大北风。那个冷,能把人的鼻子冻掉。我在食堂门口遇见他,他还是那样:破棉袄,破棉裤,破大头鞋,一脸的白斑,大块大块的。冷不丁还以为他是白种人。不过他的白,有点让让看着不爽。一般我不理他,因为看着他,心里就膈应。我和他基本没说过话。他吃饭在屋里,我就去外面的饭棚下。

他十六七岁,初中就休学了,
在家啥俅事都没有。闲来无事和村里几个游手好闲小伙,学会了抽烟和打牌。

他是镇营业所的会计,但总是一副窝囊的打扮。按道理说,他们所不错,奖金也每个月都有。可他说他没有奖金,工资太低,孩子太多,钱不够花。谁知道他的话真假,在他们食堂吃饭,他们所里的人从不讨论有关钱和个人的问题。所以大伙都说你们所人的嘴和你们的保险柜一样,保密还带密码。

腊月二十,他表叔回家置办年货。路上遇到小田:“喔,过年就18岁了吧,没事做嘛?要不,随我到工地上去吧”

镇上好几家单位,几乎都有食堂。其中比较好的有两家。一个是镇政府食堂,一个是营业所食堂。但两个比较起来,营业所的食堂最好,伙食比较高,标准最高。我们一般都是大锅饭大锅菜。可老斑中午和下午总要单独炒个菜,不是猪头肉,就是牛肚。我看着就眼馋。吃不起。太贵了。一盘十几块钱呢。

翌年春天,小田到了北郊工地,开始干活。临时搬砖干了半年,虽然脚也破了,手指也生茧,但他能吃苦,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干劲。

在食堂的门厅里,老斑拦住了我,一脸严肃地说:瘦子,你爹说了。中午我要遇见你,告诉你家里有事,让你今天回家一趟。我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不住打身上的雪,因为再不打就化了。见我没吭声,他过来就拉住我的胳膊说:这孩子,你不信大叔的话。真的。你爹上午就回家了。我还是没吱声,抬头又看了他一眼。心里在琢磨,一般要有什么事,老爹都是去学校告诉我,干啥让他传话。再说,按我的印象来说,他和我老爹关系很一般,就是见面说句话,没啥交情。可看他那直勾勾的眼神,我觉得有几分真,但心里就是怀疑。见我要跑,他又补了一句话,说:可能家里有人给你说对象。让你回家相亲。他说这话,我就更犯疑了。

表叔看在眼里。天气立过秋,他招呼小田换身衣服,到他办公室来一趟。

急匆匆吃完饭,我就走了,主要是作业太多。雨雪更大了,风也更大了。几乎不背身走,人就喘不过气来。我到教室的时候,棉鞋和裤腿基本都湿了,还好班主任把他家的煤炉搬来了,我烤了半天。烤火的时候,我就想老斑的话,可能前几句是真的,后一句话是假的。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他知道上次胖叔骗我的事情。胖叔是开百货铺的。那天老爹来了一个领导,中午吃饭非让我也去。我就去了。吃到中途,领导说你们这镇也太落后了吧!老爹说落后啥?你又不是第一次来。领导笑了,说这么好一个餐馆,连片餐巾纸都没有。其实那时候,老爹也不知道啥是餐巾纸,就知道是擦嘴的。老爹的一个同事就说:哎哟,你看看,忘了。有啊。我们这么大的镇子啥没有。说完,拍着我的头说:大侄子,去隔壁你胖叔那拿一包去。我就去了。我说:拿包餐巾纸。胖叔就拿了一包给我了,我也没有看。我就回去了。老爹呢,也没看。打开抽出一片就递过去了。正好饭店女老板就进来了,一看,就笑起来了。老爹当时也愣住了。女老板弯身小声地给我身边的叔叔说:这不是餐巾纸,是女人用的。那个叔叔的脸腾一下就红了,因为他看见领导正拿着那块纸纳闷呢。我也好难堪,一个初一的学生不认识包装袋上面的那三个字。我没言语,站起来就去找胖叔。我问胖叔:刚才你给我的是啥?他低头不说话,憋不住地笑。可能当时他以为就老爹他所里那几个人吧,故意想整他们一把。我见他不说话,就火了,一把过去把他柜台上的货全推地上了。他知道事情大了,使劲地给我赔不是。我不领情,说晚了。要不是老斑在那,我估计会到后台后面砸他的酒。

洗把脸,换着衬衫。他看着镜子的自己,脸儿年轻而清秀,不禁笑吟吟起来。

一下午的课,我一直走神,一直在寻思老斑的话。最后决定还是回家一趟吧。我家离镇子有六公里路程。搁以往我步行两个小时就到家了。可那天晚上风雪雨交加,我从下午六点一直走到夜里十一点,到家身上全湿透了。被北风吹的一面,衣服都结冰了。母亲心疼坏了,赶紧给我换衣服搬煤炉,然后去厨房做汤面。母亲没有问我:为啥这个时候回来了?我把所有的屋走了个遍,根本没发现老爹的身影。我知道我上当了。那一晚,母亲一直在我身边,啥时候睡着的,我都不知道

他慢慢走到位于东北角的工地办公楼,上了二楼,看到”项目经理”门牌,”咚咚咚”连着敲门。他表叔洪亮的声音回应道:“进来,门没关”。

.老爹知道后,气都不打一处来,棉袄都没顾得穿,出门就去营业所找老斑了。虽说两个单位隔了两道墙,但我依稀听见大声吵骂的声音。

小田进了办公室,乐呵呵道“叔,找我啥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