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这种不仁义的景观

说起李副旗长,小城人没有不知道的。据说他是A城人,考公务员上位的。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来这个旗当了副旗长。其实也就是个七把手。不过可别小瞧了这个七把手,能量也不小。他操着一口公鸭嗓,到哪开会讲话,总是脱稿即兴发挥,讲些大话、假话、空话。他还特爱说几句狠话,象很有正气似地。其实不过是发发牢骚。也许副职都这样,平时在正职面前压抑得不行,到了下面发泄一下,有利身心健康。要不然,还不都得精神病。

这类人多是以前相识的同学或发小,虽然有些感情基础,但长久不联系,一通电话就是借钱,好事从来没想到你,缺钱才想起你,难免让人心寒。并且这样人,许久不联系,谁也不知他的状况,如果轻易借出,他要是不还,恐怕你连人都找不到。当然你如果还念友谊,可以适当借点。

魏园长何许人也?其实就是一个普通女人。三十五、六岁,文化水平不高,长得有点对不起观众。但她很会打扮,中等身材,穿金戴银,女性味十足。她买下了原文化馆的三层小楼,办起了幼儿园。一度达五、六百学生,很是兴旺。当时,A城人可能不知旗长为何人,却没有不知道魏园长的。可见,她是全旗的名人。魏园长和李旗长很快就勾搭上了。这本来也不奇怪,李旗长管教育,正是她的顶头上司。魏园长和他有业务往来,想发展事业,岂能放过这棵大树?

也有赖皮缠。

摘要:
说起李副旗长,小城人没有不知道的。据说他是A城人,考公务员上位的。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来这个旗当了副旗长。其实也就是个七把手。不过可别小瞧了这个七把手,能量也不小。他操着一口公鸭嗓,到哪开会讲话,总是脱

借的人多了,习惯了也就麻木了。

李旗长轻松地走了。据说调到C市的一个什么部门当主任去了。他不但没受到任何处分,还升了职。岂不怪事!其实,在党国官场,这也太正常不过了。

唯有如此,方能清静。

魏园长的事业愈做愈大,野心也越来越大,胆子就更大了。这小女子花钱如流水,到商店买衣服,从不讲价。挑最好的,也就是价位最高的,付钱取货便走。买手机等贵重物品皆如此。所以全城的商店售货员,没有不认识她的,都把她当财神爷待着。她对自已的员工也不错,每年教师节,都给老师们发一款新手机,大米白面等生活用品就不用说了。人们都说,魏园长花钱如流水。她还在清花园洗浴中心专包了一个房间,只供自已享用。有知情者透露,她在那里包养情夫。这情夫可不是一般人,大多对她有用之人。李旗长就是她专间的常客。虽然,就李旗长的地位,是不会真正看上她的。但是,凡事都有个但是。李旗长就相中她了。就象原铁道部长刘志军和丁书苗的关系,相互利用罢了。为牵住李旗长这棵大树,魏园长还特意安排几个风流漂亮的幼儿教师,轮流去陪李旗长。幼儿教师大多是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姑娘,很得李旗长欢心。三陪工作做得好,魏园长还会发一笔优厚的奖金。旗长利用自已的权力给魏园长谋私利,魏园长给旗长拿回扣,同时还送上美女。这也是当今官场权钱色交易的常事。

一切自愿随缘!

魏园长最大的本事是集资。她每天的工作便是筹钱。别人借钱一分利息,她借钱利息成倍。并直接付上第一个月的利息。第二个月,没等借主开口,她的利息送到了。这消息一传开,借给她钱的人蜂涌而来。据说第一中学校长借给她一百万。第二中学校长借给她三十万。(后来因此犯了事,校长被免了职。冤哉!)旗长当然不会放过这发财的机会,或者说魏园长不能不利用他这尊老佛爷。魏园长在银行货款六百万元,李旗长做担保人。至于李旗长得多少好处费,外人就不得而知了。也难怪,这魏园长财大气粗,花钱如手纸一样。

穷则思变。

还有一件小事,发生在秋末。这个旗北部一带出产大米,不知谁送给李旗长五千斤大米,当然也不会白送。一定是找旗长办事。这五千斤大米,旗长也吃不动呀。只好卖掉换钱了。于是,他就把电话打到一所高中校长室去了。这所中学校长虽然也是个正科级,但在顶头上司面前,就如小服务员一般。忙按市场最高价拉到学生伙房去了,嘱咐伙管员如数付钱。倒霉的还是孩子们和他们的爹妈。本来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必竟有大米在,不是空手套白狼。可是,刚过了一个月,大米涨价了。这下旗长的老婆不干了,亲自出马找到校长要涨价款。校长一听,头都大了。哪有这样卖东西的!平民百姓都懂的道理,难道堂堂旗长不懂?可校长也明白,这个主是得罪不起的。快找来现金保管,乖乖把钱奉上了事。至于伙房的亏空,再想别的办法补上就是了。

成功你好我也好,失败只能不要脸。

李旗长主管教育,常把脏手伸到教育内部。说实在的,别处也不让他插手。俗话说:老大肥,老二胖,老三老四一个样;老五老六跑趟趟。他这个老七呀,跑跑龙套罢了,连端茶倒水的资格也没有。但是,贵党的官员都有一套手段。别看在旗委大院,他排不上版。而在大院之外,基层属下,还是很威风的。走到哪里,谁敢不盛情款待?下面就闲话少说,书归正传。所谓“旗长外传”,大多是街头巷议。真真假假,只有读者自已判断了。

当有人想你借钱时,你想都不想就随意借出,最终只会花钱找罪受。如果对方言而有信,那还好说,一旦迟迟不还,可能你也不知如何是好,他不说,你不要,你要了他不给,让你再等等,如此这般消磨你的神经,又是何苦呢?本来你是恩人,没成想他是你大爷,即使要回,你心里也不舒服。其实,这种渣友完全可以避免,不熟悉也不要怕,可以从他身边朋友旁敲侧击,知道个一二,再决定借不借,当然借了也不要借太多,做好不还钱后的承受能力。

李旗长有个小舅子,认了个同学为干哥们,姓杨。这小子很会顺杆爬,马上和这个干姐姐和旗长姐夫打得火热。三天两头往家里跑,哄得姐姐姐夫满面春风。按说他就是个小教师,没多少墨水不说,还不务正业。人不到三十岁,头发已脱了一小半。整个额头光光的。有老师看不惯他的作派,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秃驴。一次,李旗长下乡,在车上约了中心校校长,给他任了个中学副主任。而中学校长有些看不起他,自然得不到重用。他又通过李旗长,借调到镇政府,专门搞创优争先档案。半年后竟由镇长亲自安排饭店,送他回到学校。可见这小子有多狂妄!

问:为什么会出现“借钱容易还钱难”这种不仁义的现象?

最让李旗长出名,就算是魏园长事件了。

借钱的时候,他态度极好。各种好话说尽,信誓旦旦,你借给他了,他会感谢你,对他来说,很容易;

然而,事情总有它的自然规律。这也是李旗长们不能左右的。魏园长栽了,栽大了。她的资金链断了,入不敷出了。要债的堵上门来,她无力招架了。有人报了警,她被捕了,关进了小黑屋。法院第一时间把幼儿园小楼封查了。这下可苦了那些想赚便宜的借钱人。找人不见,要债无门。她的亲二舅竟上了吊,幸亏有人救下了。老头子苦苦攒了一辈子,二十多万元,全被外甥女给挥霍一光。亲朋好友哭爹喊娘,乱作了一团。想不到这财神爷竟是个大骗子!其实,被骗财者远不是这些小门小户,各局局长们、各校校长们,甚至旗委旗政府大院里,也有上当受骗者,算来可不是个小数目。他们急欲想把不当得来的脏钱洗白,最后闹了个血本无归。两千多万元集资款,竟被魏园长几乎挥霍殆尽。听说为了逃避公安机关的审查,她竟自已咬断了舌头。

这种現象太多了,因为各种原因都有,有的人是因为人家要你还钱的时候,真的是没有能力,导致双方误解,加深矛盾,使人宁可坏人做到底!其次,有的人根本不欠责任,借到是横财,所以,才会发生这种事!

后来,中学校长给他调换了工作。他怀恨在心,纠合一伙人对校长下黑手了。他整理了十几条材料,打印出来,送给了李旗长。李旗长如获至宝,就连夜打电话给教育局长。说这样的校长如何如何不行,为全旗教育事业少受损失,得尽快调整。教育局长从旗政府新近调来,正想重组官场,以便安插自已人。也不调查澄清,更不分是非曲直,就借此免去了中学校长职务。然而杨秃驴在原校也不得劲了。他又通过月白姐夫找到教育局长,调到别处去当小学校长了。可见自古至今,君子总是吃亏、小人总是得志。君子永远斗不过小人!

没办法!有时不是道德的事。

据说这一年的春天,李旗长去了一趟普陀山,当然是以考察的名义。其实大家心知肚明,所谓考察,就是公费旅行。一路上是见佛就拜,见庙就烧香。真不知这共产党的旗长,信仰的是什么!回来呢,钱自然是没少花了,差旅费可以找公家报,可这烧香拜佛钱咋办?好说不好听呀!于是,他就找到他的属下。教育局长也不好驳他的面子。当然也不能错过这结交领导的机会,一挥笔都给报了。凡正也不掏自家腰包,何乐而不为呢?由此可见官场之一般了。

说也没有用,该借还得借,该不还还不还。

此类人,不像上一种,他们善于心计,不会突然找你借钱,而是先和你接触一段时间,争取你的信任,或者给你一点小恩小惠,让你放下戒备。之后才会按耐不住问你借钱,不管这类人如何巧言令色都要不为所动,因为这类人借一次肯定还有下一次,越借越多,一旦不还,你真的就成了冤大头了。

2、萍水相逢,却喜欢和你套近乎

借钱容易还钱难,我真的深有体会,借了一个表哥5000,7年了,终于还了(还差500)…期间各种拉黑😂😂我觉得出现这种情况一般是不讲诚信,没有一种感恩的心,借钱借出仇来了。但是也有很大一部分讲信用的人

图片 1

不穷谁借钱?

正好本人半个月前借给别人钱。一个是借给了堂弟,一个是借给了高中时候的同学。

还是穷!

总而言之,人生在世,交友莫谈钱,谈钱必定伤感情,尤其听到“借钱”二字更是令人头痛不已,当友情与金钱碰撞,擦出的火花定是萦绕心头的惆怅。所以如果有人问你借钱,请记住这三种朋友,看清他们的真面目,就算没有了朋友至少还有钱在。

有真穷又倒霉的还不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