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老爸的命,短篇随笔

摘要:
一日,午饭过后,吴老爹在浇花,忽听有人敲门来,开门便知是二狗子。吴老爹,我又给您送好东西来了。什么东西?你不要骗我。不敢,吴大小姐交代的事,我怎么敢骗您呢?是什么?你猜。猜不出。”您看。

摘要:
下了车,吴老爹才知,雨已是下的很大,还刮着那异样的风。怎么办呢,又没带雨具,对了,李二牛不就是住在前面吗,何不去他家避一避。也许是天刚黑的原因,李二牛家还没有闩院门门闩,就这样吴老爹顺利的通过

一日,午饭过后,吴老爹在浇花,忽听有人敲门来,开门便知是二狗子。

下了车,吴老爹才知,雨已是下的很大,还刮着那异样的风。怎么办呢,又没带雨具,对了,李二牛不就是住在前面吗,何不去他家避一避。也许是天刚黑的原因,李二牛家还没有闩院门门闩,就这样吴老爹顺利的通过了院门向院子深处走去。快到屋门时,忽听一个熟悉的声音来,这不是二狗子的声音吗?他怎么会在这里。是李二牛的大姑娘要去南方打工,不对呀!她不是正在上学吗,吴老爹不由犯起疑来,他决定探个究竟。于是便慢慢走到窗前,悄悄望了过去:啊!吴老爹不由惊呆了,因他清清地看到一个男士的阳物在屏幕里显现着,并且愈来愈大,正向那乌云密布扎去。接着那阴阳的交合声和那女子的快乐呻吟声……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想起了那发廊里的嫩嫩小手,丰满的小山和那润湿的沼泽地。他陶醉了,他已不能自己,他也清醒地知道他那沉默了二十年的阳物在徐徐升起。镜头移动了,慢慢地,小腹,两肋,富士山,脸,啊!他一腚蹾在地上,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会这样!她怎么是大女儿,不!……不!……他欲喊无声的瘫在地上。

“吴老爹,我又给您送好东西来了。”

“哈哈……二狗子,你说这吴老爹知道吗?”二牛高兴的说。

“什么东西?你不要骗我。”

“他可能不知道,二十年前,因他老婆的事,他半辈子没抬起头来。”

“不敢,吴大小姐交代的事,我怎么敢骗您呢?”

“现在不一样了,只要有钱就行,不然他儿子能有钱上大学,不然别人会看得起他。”

“是什么?”

“不过,这也是艺术,一般人还做不来。你像那些女孩子们,只能给别人打点工或给别人做个情妇什么的。”

”你猜。”

“听说他二女儿功夫也不错。”

”猜不出。”

“是的,下一次我一定带张她个人的专集让你看个够。”

“您看”。

“哈哈……哈哈……”

“哦!是那大……”

吴老爹模模糊糊听了这些,他再也听不下去了。他一头扎进风雨里,雨更大了,风更猛了。咆哮的雷公好像要撕碎这迷蒙的世界,震天地吼着,轰隆隆地叫着。吴老爹他哭了,不,那是嚎!那是震宇般的悲恸!他不懂,也不理解,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吴老爹蹒跚地走着,在这地宇间,他不知摔倒了多少次,也不知多少次爬起来。面对苍天,电闪照着他前进的路,这是家吗?这是那别墅式的小白楼!这是那房内豪华的一切!他不由模糊起来。躺在床上,电话铃响了,窗吹开了,在狂风暴雨中互相碰炸着,他想起来,但已没有任何力气,不!他不想起来!他不想听到和看到这一切!!就这样吴老爹再也没有起来。

“现在叫手机”。

第二天,待人发现,他已经死了。

“是的,是手机,她还给我儿子买了一个”。

……

“来,我给您接通了。”

这事已过去了好多年,那别墅式的小白楼也已随着那新农村的推进——拆除了。那吴老爹的死也和那小白楼一样在人们心中渐渐淡忘着。

“是女儿吧?”

只有那大小姐,只有那大小姐及她的亲妹妹,由三级到A片,由替身到主演,早已是人们心中的大腕,明星了。人们也愈来愈敬慕了。

“是我,爹,您身体还好吧?腰还疼吗?”

“身体还好,你放心,至于腰那是闲的了。”

“对了,你让二狗子告诉您,去哪里看一下或按摩一下。”

“好,你不要多操心了,搞好你的第三产业就行了。”

“我知道了,对了,我还有事,有什么事您就找二狗子。”

“好吧!”

打完电话,吴老爹一边笑,一边向二狗子道:“这个女儿呀,家已有了电话,还买这个干啥。”

“唉,这你就不知道了,这是个脸面的问题,反正大小姐有的是钱,这是小意思。”

“对了,二狗子,我的腰有点痛,好像长时间没干活,闲的了。”

“哦,这好办,明天您去市里,去按摩一下就好了”

”什么地方?”

”《休闲山庄》,走到一打听就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