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鉴赏

满庭芳·晓色云开

秦观

  晓色云开,春随人意,骤雨才过还晴。古台芳榭,飞燕蹴红英。舞困榆钱自落,秋千外、绿水桥平。DongFeng里,朱门映柳,低按小秦筝。
   
多情,行乐处,珠钿翠盖,玉辔红缨。渐酒空金榼,花困蓬瀛。黄金年代旧恨,十年梦、屈指堪惊。凭阑久,疏烟淡日,寂寞下芜城。

  秦太虚擅长以长调抒写柔情。本词记芜城游园感怀,写来细腻自然,悠悠情长,语尽而意不尽。此词的情调是由欢乐转为牵记,色调从流畅渐趋暗淡,诗人的心态随着时光和条件的转变而在起着变化,却又写得这样宛转含蓄,不易探讨,只能用他和煦的话来描写了,“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浣溪沙》)

  上片写景,初叶三句写破晓前阵子急雨,不久雨霁云散,朝霞满天,诗人满怀欢乐,在此旖旎的春色里故地重游,但见尘封楼台,草满庭阶,已非昔年繁华景观;独有燕燕差池,欲飞还住,足尖一再踢下瓣瓣落花。“舞困”句形容风来榆枝摇动,风静树静,串串榆荚犹如酣舞已久,慵自举袂的闺女;自落是说风过后榆钱轻轻坠地,不声不响。这里吸收了五个镜头,即“燕蹴红英”和“榆钱自落”,用以优良四周境况的荒凉凄寂。诗人付之东流,不能够再观望“前些天良晚上的集会,欢喜难具陈”的场馆,不禁恍有所思,若有所失,其心态是与她在《望海潮》词中所说“重来是事堪嗟”相仿,只是此处并不明言,而是以客观遇到作为选配,直接地反映出诗人心指标伤心和感喟。

  “秋千外”四句,转静为动,那出墙秋千掀起了诗人的视野。荡秋千,是闺中女生爱好的游玩,也平时出以后知识分子笔头下,如“绿杨楼外出秋千”,“柳外秋千出画墙”;而苏子瞻的“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蝶恋花》)可说是和“秋千外、绿水桥平”同一机杼。小桥涨水,朱门映柳,那是墙外所见。然则使诗人悄然凝思的,则是飘可是至的弹筝之声。从秋千出墙到风送筝声,由墙外古台到墙内材料,引出各类联想,使诗人心潮起伏,陷入酌量之中。

  下片通过回想、对照,在加强词意的长河中揭露诗人心绪的改换。“多情”两句,承上接下。“多情”两字豆蔻梢头顿,指这时在这里行乐之人和事,最近人事已非,而行乐之处宛然在目。“珠钿”两句形容车马装饰的华美,想见那个时候“冠盖驰骋至,车骑四方来”的景色。“渐酒空”两句追忆送别。金盏酒尽,仙境花萎,乐事难久,盛宴易散,真是“最近乐事他年泪”了,蓬瀛,即仙山蓬莱和瀛洲,借指歌伎居处。

  “豆蔻”两句,隐括杜牧《赠别》诗意,记的是现留意气风发段恋爱之情,黄金时代,点明伊人歌伎身份:“旧恨”看护行乐处及行乐之人,又引出身世之感。屈指十年,叹息岁月如流。近些日子情景交融,不胜沧海桑田之感,所以说是“堪惊”。从人事的堪嗟到“堪惊”,意味着伊人不知哪里,过去的事情创巨痛深,诗人的激情也愈趋沉重。“凭阑久”三句,以景作结。“疏烟淡日”与伊始“晓色云开”成分明对比;意气风发灰暗,后生可畏畅达,也展现了作家内心由怡悦转向忧伤的情义转移。(潘君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