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读书走向研究,初中语文现代文学作品阅读教学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从读书走向研究

初中语文现代文学作品阅读教学

初中语文现代文学作品阅读教学对教学内容的选择一直是个难题,许多教师对于教学内容的选择方法不一。笔者根据多年的教学经验,总结出以下五个方面,希望能对其他一线语文教师有所借鉴和帮助。

一、根据作品的体裁风格来选择教学内容

现代文学作品都具有一定的风格和体裁。体裁是文学作品整体的特征表现,既包含了表面的文本因素,也包含了内在的社会因素。从表面来看,作品的表达方法、文章结构、形态格式以及题材性质等不同,现代文学作品可以划分为散文、诗歌、剧本和小说四类。初中阶段,我们不需要深入研究体裁的历史过程和时代特点,但需要从“言”“象”“意”等角度去研究作品的言语系统。“言”要看文本的叙事、说理、写物和抒情形式;“象”是在特定的文本语言中所表现出的意境、意象、典型等融合状态;“意”是读者在认识和体会“象”过程中的内心所感。从深层分析,文本作者由于所处的生活环境和文化背景不同,在文本中所反映出来的气质、思想、情感、审美以及创造力等方面也不同。初中语文现代文学作品,可以根据四类不同的文体来选择不同的教学内容,做到重点突出。比如在剧本教学内容选择上,就应该侧重于台词、人物对话、人物形象构造和多角度写法等方面。

二、根据文本的教学功能来选择教学内容

教师通常可以通过分析语文教材来确定教学功能。语文教材包含了文本的三种教学功能,即定篇、知识和活动。语文教学内容的选择能够分为定篇教、知识教和活动教,定篇教就是“教课文”,知识教和活动教就是“用课文教”。一方面,教师应该选择适合初中学生阅读的经典作品,如《背影》《故乡》《我的叔叔于勒》等。学生通过欣赏作品,提高自身的文学素养,学会从不同角度审美,培养正确的审美观。在教学内容选择上,一定要注重作品语言艺术的挖掘,要正确认识选文的权威解说,不可随意发挥,要加深学生对作品的领会。另一方面,教师要达到用课文教的目的,真正让学生“会学”。初中教材除了“定篇”课文以外,其余的都是属于“用课文教”。比如《威尼斯商人》教师就可以让学生扮演戏剧人物角色,从而体会和感受作品人物的内心世界。

三、根据文本的阅读方式来选择教学内容

阅读方式也可以称为阅读取向,教师可以根据阅读取向来选择教学内容。现代文学作品的阅读方式主要有鉴赏和解读两种,学生通过阅读,可以提高自己的认识,形成新的知识和经验,增强审美能力。所谓“鉴赏”的阅读方式,其教学内容主要是引导学生对艺术作品进行感受,形成一定的理解思维和评价思想。当学生读完作品后,可以让学生表达自己的感受,并说一说“感受从何而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受”等,让学生充分完成对作品的语言、意象、意境的鉴赏。所谓“解读”的阅读方式,需要学生对作品的世界、作者、文本、读者等进行分析,认清作者和世界、作品和读者的关系,明白作品都写了什么,对作者的情感进行体会,最终形成自己的见解。

四、根据课文的价值取向来选择教学内容

一方面,根据课文本身的核心价值来选择教学内容。核心价值是作者情感、态度、价值观在本文中的呈现,它往往能够引起社会大众的情感共鸣,从而促进读者价值观的改变和情感升华。另一方面,根据教材编者对课文的价值定位来选择教学内容。价值定位是看课文对提高学生知识、能力等方面的作用,需要考虑学生的心理情况,会受到初中语文新课标的限制。教师要根据教材编者安排课文的教学价值意图,根据不同的生活主题单元来确定教学内容。当前,许多公开示范课都是针对课文的价值取向来选择教学内容。

五、根据教师的教学需要来选择教学内容

一是要看教师想教什么。语文教师首先要研究清楚课文内容,对课文里的字词句能够进行正确的认读和解释,要对文本体裁、构思、行文、主体、背景等方面有一定的了解,这样教师能够设计教学目标,确定教学重点、难点,进行教学内容的合理选择。二是要看学生能学什么。教师要正视学情,应该从教育学、心理学等角度了解学生的学习动力和能力,不能出现“盲学盲教”现象。阅读教学应该是一种对话性质的教学,学生需要同文本中的世界、作者情感等进行对话。教师要根据学生对文本的理解程度进行有选择的讲解,对于能理解的不需要教,对于不能理解且需要理解的要详细教,这样教学目的和教学内容就能够很快确定下来。

作者:万中日 单位:莱西市店埠中心中学

阅读次数:人次

                 —— 关于“语文教学内容选定”的对话

                曹公奇  田 玲   朱宝军   张肖侠

【摘要】阅读王荣生教授的系列著作,认识“语文教学内容选定”的价值所在,积极研究探讨“语文教学内容选定”的相关理论,主要以文本体式、学情状况和助学系统等为依据,在教学实践中研究并践行教学内容选定的原则和策略,力争构建中学学段语文教学内容选定的体系,真正让语文教师会用语文的方法教语文。

【关键词】问题读书研究实践构建

       
针对中学语文教学中存在的教学内容的随意性和盲目性,陕西省曹公奇名师工作室组织成员认真阅读《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和王荣生教授《语文教学内容重构》《语文课程与教学内容》《阅读教学设计要诀》等系列著作,明确了语文教学内容选定的重要性。去年,工作室申报了陕西省立项课题“中学语文阅读教学内容选定的原则和策略研究”,工作室主持人曹公奇导师要求大家一边读叶圣陶、王荣生教授的系列著作,一边研究课题,同时,在教学实践中也结合文本积极地进行具体探索。今天工作室几个核心成员在一起交流探讨,说说自己读叶圣陶、王荣生教授著作的体会和感想,更重要的是,我们根据王荣生教授的论述,研讨一下语文教学内容选定的问题。

       一、研究语文教学内容选定的价值

     
 曹公奇
:语文教学内容选定的问题,最早是王荣生教授在《上海师范大学学报》2003年第1期上发表了《辨析语文教材内容》一文,提出了语文教学内容选定的问题,并开始了研究,代表作还是王荣生教授的《依据文本体式确定教学内容》(《语文学习》2009年第10期)和《根据学生学情选择教学内容》(《语文学习》2009年第12期)。后来,《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教学》等专业杂志,也发表了许多研究语文教学内容选定的文章。可以说,教学内容选定的问题,已经成了语文教学要研究的首要问题。

       
但是,我们许多语文老师却对此毫不知晓。反映在语文教学上,就是对教学内容的选定存在着诸多问题。目前存在的最大问题是把“课文内容”当做“教学内容”。课文内容,指的是语文教材文本所表现的具体内容,比如《背影》的内容是通过父亲的背影表现父子之间的复杂的感情,《苏州园林》主要说明苏州园林的整体特点。而教学内容,是指依据课程标准、教材体例、文本体式、学生学情等情况,在课堂上教学时,对文本内容根据教学需要而选择和确定出来的教学的内容。

       
“课文内容”不等于“教学内容”。课文内容本身并不是语文教学的内容,它只是我们学习语文的凭借。所以,叶圣陶说:“语文教材无非是例子,凭这个例子要使学生能够举一而反三,练成阅读和作文的熟练技能。”[①]通过这篇课文可以学语文,通过另外的课文也可以学语文,不能把这个“例子”当做唯一的学习内容。

     
 田玲:
确实是这样的,目前许多老师仍然是“教教材”,停留在“领会教材意图、处理教材内容”这个层面上,也就是曹老师说的教“课文内容”。例如人教版初中语文八年级下册第二单元,主要是散文诗《雪》《雷电颂》《日》《月》《海燕》《浪之歌》《雨之歌》等,单元目的是让我们透过文字去捕捉作家们的情感律动,在朗读中发现联想与想象,品味学习抒情性语言,了解直接抒情和间接抒情的表达方式。但是,在教学过程中发现,许多老师要么纠缠在背景的解读中,耗费大量时间研究当时的社会背景,探讨写作缘由;要么就是反复强调文中具体事物的象征意义,甚至以让学生识记其象征意义为主。对于优美的语言文字表达和写作方法却视而不见,只有文本内容解读,没有语言品味,没有写法学习,这是典型的“教教材”,不是“用教材教”,也就是曹老师说的以“课文内容”代替“教学内容”的学习。

       
张肖侠:
阅读教学内容属于教学层面,涉及语文课教师应教什么、学生应学什么的问题。语文教学内容包括教学中对语文教材的正确使用、教师对教材内容学习的设计等。王荣生教授说:“一方面,不知道‘是什么’,不知道‘干什么’,不知道该教什么,不知道教了什么,不知道有没有教,不知道是不是学了。另一方面,又似乎教什么都可以,都无所谓,都会有什么说道。”[②]

       
朱宝军:
张老师所言极是,对“阅读”的科学认识很关键。所以,明晰了认识,教什么,怎么教,自然迎刃而解了。

       
这里边不仅仅是操作的问题,而是思想深处的认识问题。语文课标说,“阅读”是运用语言文字获取信息、认识世界、发展思维、获得审美体验的重要途径。“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教科书编者、文本之间的对话过程。

       
按照“阅读教学”的逻辑概念,其实质是四者之间的对话过程,四者中,三者都是生命体,都在围绕“文本”而展开相互间的的“对话”,但如果“阅读教学内容”仅指“文本”的话,就无视三者生命体的存在了,也就无所谓“选择”了,所以,我个人认为,“阅读教学内容”是四者的一个综合体,即文本是基础,学生是主体,教师是主导,编者是隐体,四者相互作用,不可分割。

       
这样看来,“阅读教学内容的选定”是立足文本,基于三者生命体,依据一定的准则以及可实现目标的方案集合而进行的选择。

       
曹公奇
:我们许多人对语文课程的特性还不够了解。语文课程不像数学、物理、化学、政治、历史、地理等课程那样具有完整的知识体系和严密的逻辑关系,语文教材也不像别的教材是章节式的,而是文选式的。语文知识没有完整体系,它散布在一篇篇文本中,文选式教材的每一篇文本,都涉及到语文知识的方方面面,诸如字、词、句、段落、篇章、语法、修辞、文学知识、文体知识、文化知识等,还有文本本身所表述的内容,也就是“课文内容”,语文教学如果没有教学内容的选择与确定,势必会造成每一篇课文的教学都在教课文内容,都在重复语文知识的方方面面,势必会形成什么都教都学了,结果什么也不会的局面。

       
张肖侠:
这正如王荣生教授所言:“我国语文教学的严重问题,是教学内容的乱象。教学内容的不正确、不妥当乃至荒唐,在语文教学中长期大面积地存在着。”[③]“语文课程内容刻板僵化与随意性过大并存,语文教学花样百出与知识含量的极为贫乏共生,是我国语文教育的严重问题。[④]

       
 田玲:
所以,基于这种现状,语文教师迫切需要在教学内容的选定上得到科学系统的指导,这也是我们研究的价值所在。

       
曹公奇:
许多语文教师并没有意识到教学内容选定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每一篇文本教学过程中存在着随意性、盲目性,没有整体学段的考虑、没有年级层次的考虑,没有单元教学的考虑,没有文本特殊性的考虑,没有学情的考虑,想起什么教什么,教到哪里是哪里,特别是语文教学还容易受到各种社会思潮的影响,把什么内容都想纳入语文教学的内容,给语文赋予了它本身以外的许多任务,什么都是语文教学的内容,结果学生什么收获也没有,致使语文教学效率不高,备受社会各界诟病。正是基于目前语文阅读教学的这种现状,我们才应该好好研究教学内容的选定问题。

         二、依据文本体式选定教学内容

       
 田玲:
叶圣陶先生说,教材无非就是一个例子。也就是说,我们是在通过一个样本教给学生怎样读、怎样写的。叶老是这样解读样本的:“教材的性质同于样品,熟悉了样品,也就可以理解同类的货色。”[⑤]在叶老看来,知识是随着技能走的,而技能又是随着选文练的,离开了特定的选文,知识也就无从生成,因而也就谈不上学习。“知识不能凭空得到,习惯不能凭空养成,必须有所凭借。那凭借就是国文教本。国文教本中排列着一篇篇的文章,使学生试去理解,理解不了的,由教师给予帮助;从这里,学生得到了阅读的知识。更使学生试着去揣摩它们,意念要怎样地结构和表达,才正确而精密,揣摩不出的,由教师帮助;从这里,学生得到了写作的知识。”[⑥]所以,针对不同的文本体式,我们的侧重点也应该有所区别。

     
 张肖侠:
依据文本体式选定教学内容是王荣生教授的研究语文教学内容选定问题的思路。优秀的阅读教学,选择教学内容的依据是文本体式特点。王荣生教授说:“拿起一篇课文的时候,最好不要把自己当‘语文教师’。我的意思是,首先把自己当成一名读者,去阅读去理解去感受。如果一开始把自己当成语文教师,很容易堕入‘语文教师备课’这种特殊的阅读取向,也就是我们以往形成的集团性的阅读取向。”[⑦]这一点我非常赞同,只有这样,阅读和思考才不会受干扰。

     
 田玲:
比如诗歌,我们在选择教学内容时一般倾向于借助朗读完成语言的品赏;再如新闻,就需要通过教材内容的学习让学生会读新闻,能抓住要点,会写真实、准确、及时的写新闻。

     
 张肖侠:
对诗歌、小说、散文等体裁的教学内容要了然于心。文本的解读,要运用符合这种体式的阅读方法。王教授说到:我们在阅读时,“第一,抱着什么样的目的、以怎样的姿态看待文本。是实用的目的?是文学欣赏的目的?还是研究的目的?第二,是在这个文本什么地方可以看出什么东西来。”[⑧]这就告诉我们,教师在阅读教学时,要懂得引导学生怀有一定的目的去对待特定的文体,引导学生在对待文体时,能从重要的地方看出作者表达意思,能看出文学类文本与实用类文本传达的意蕴。

     
 朱宝军:
“这实际上要教师做两件事:第一件事,培养学生用合适的方式看待待定的文本;第二件事,指导学生在这种文本中去看什么地方,从什么地方看出什么东西来。”[⑨]

     
 曹公奇:
不同的文体特征,确定了教学内容选定的不同。文学作品中的小说、散文、诗歌、戏剧,实用文中的说明文、议论文等,因为文体特征不同,选定的教学内容自然也就不同。

     
 朱宝军:
基于以上的认识,我着眼于演讲辞《纪念伏尔泰逝世一百周年的演说》一文的备课。我就本课选择的教学内容是:教学内容选择一,通过反复朗读,体会演说辞的劝说功能和鼓动色彩;教学内容选择二,了解体会雨果伏尔泰两位思想领袖的人道主义思想;教学内容选择三,体会揣摩本文富有浪漫主义色彩、充满激情而富有哲理的语言风格。

       
曹公奇:
我觉得,你的第二个选择,也应该是通过具体的语言或方法,了解体会雨果伏尔泰两位思想领袖的人道主义思想。如果只是了解体会雨果伏尔泰两位思想领袖的人道主义思想,没有通过具体的语言赏析或写法表达的学习,那也只是停留在“课文内容”上。

       
张肖侠:
朱老师就演讲谈了他对教学内容的选定。我的子课题是研究实用文教学内容的选定。我觉得在演讲辞这类实用文的教学选定时要注意:演讲辞观点、逻辑、表现手法。王荣生《实用文教学教什么》里指出,“演讲辞的教学是立足于发展学生‘听’的语言艺术,让学生充当观众的角色来学习演说辞”[⑩]。

     
 田玲:
即便是通过揣摩词句达成了对人道主义思想的理解,我还是觉得有点偏。张老师说得很有道理,我们以这篇演讲词为例子,应该是立足于发展学生“听”的语言艺术,让学生充当观众的角色来学习演说辞,倘使能再上一个层次,学会发表演讲,就更了不得了。

       
曹公奇:
美高美游戏中心mgm365 ,学习演讲辞,首先学习演讲辞的文体特征,其次是会运用这些特征,就是演讲或写作。这就是我们根据文体特征选定教学内容的策略和原则。如刚才朱老师谈到的《纪念伏尔泰逝世一百周年的演说》教学内容选择,学习演讲辞的语言、形式时,人道主义思想就渗透到其中。依据文体特征选定教学内容,要注意这个文本体现出来的这种文体的独有特征,再从这些独有特征中,根据学情等其他因素,适当地去选定教学内容。

        三、依据学情选定教学内容

       
张肖侠:
王荣生教授特别重视根据学情选定教学内容,他说:“教师根据学生的具体情况,将课程专家提供的‘一般应该教什么’转化为‘实际需要教什么’,将教材专家建议的‘通常可以用什么去教’转化为‘实际上用什么去教’。关注与学生实际的契合,这是‘语文教学内容’的本来含义。”[11]

       
朱宝军:
是的,选定教学内容必须依据学情。我们所说的“备课”,其实主要就是“备学生”。在理想的情况下,“备学生”和“备教材”是统一的,正是在“备学生”的过程中完成了“备教材”。[12]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做到“我们实际上需要给学生教什么”“我们实际上最好用什么去教”,切实关注教学内容与学生实际的契合。

       
田玲:
之前朱老师说到四位一体,学生是学习的主体,关注与学生实际的契合,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以学定教。我们的教学内容必须立足于学生的学情,也就是目前大家普遍比较认可的说法:学生会的,不教;学生不会的,才教。根据学生需要解决的问题选择教学内容,这就是依据学情。

     
 曹公奇:
如果是我们自己班的学生,我们对学情可以了解得更清楚些。如果是借班上课,那我们也需要大致了解一些学情。比如:你们三个都是省级教学能手,参加过省级教学能手大赛和各种公开课,这种借班上课,也要了解学情。借班的学生是否学过了,学了哪些方面,学生的基础怎样,学生对我要教的这课,哪些会了,哪些还存在问题,这些都是我们选定教学内容的学情依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