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和无助下的救赎,读书笔记_随感日记_小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随感 >

438天,10512个小时,14个月又半。

《风沙星辰》读书笔记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7-16 佚名
“它不过是你和我,以及所有的人在变成蝴蝶飞翔在天空以前,不得不气息在里面的虫茧。”
“我还记得在我正式成为飞行员的三年后,如何通过一场不超过十个句子的对话,获知同时莱克里万在飞行中丧生的消息。”生命的悼词未必需要十句···
以迷航之说,见之于人生。即使在固定的航线也会有迷航的风险,满布各种可能性的人生又如何?踏上征程再说。
真正的挑战,往往就是绝境。不是恐惧消失了,而是无暇顾及恐惧。
“经历了多年的寂静与无声后,重启不愿终止的对话,以及将我们再次融合在一起的往日的记忆”
生活是友谊诞生的地方,却没人保证过都能历久弥新,日渐醇香。
“你以为自己种下了一颗橡树,用不了多久你就能气息在它的叶子底下。其实,一切都是徒劳的。
生活就是这样。我们一起成长,一起播种,可是那些树木接二连三消失的岁月,终究还是来到了。”
“能拯救我的,就是继续往前走一步。继续走一步。那不断重新开始的一步。”
“生命象是荡漾在废墟中的青苔,在某一个角落偶然地盛开。”这是生命的原始姿态。
“在一堆矿物质堆起的高原上,一个梦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在凄凉绝望处,能有梦确实能称作奇迹。
自然的一切瑰丽雄壮,无论人们感到的是哪种摄人心魄,在敬畏自然的底下,我看见的是“认识你自己”的微妙目标。 润物无声和潜移默化是杀伤力最强的毒药。
“虽然他永远无法抵达目的地,却显露着难以形容的神性”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称之为傻是无可厚非的,但有时,这种傻气让人敬服,也就变得崇高起来。
提前看到自己要经历的挑战或灾困,值得开心幺?这种欢喜似乎能吞没恐惧,只是欢喜什麽,恐惧什麽?显而易见么?未必吧。
只有那些图谋毁人信仰的,才应当异教徒的恶名。任何信教者都无权审判不冒犯其信仰的教外人士。以信仰之别肆意解读真理,放在全人类之间,本身即是无理的。
信仰是一场不平等的游戏,你殚精竭虑的侍奉上帝,尽力生活。在某次绝望时才发现,上帝或生活并不像你重视他们一样关切着自己,又当如何。
冷静包装过的不幸不是幸福,平淡的口气更让人慨叹。
孤身的自由,有时,很可怕。
天使不属于大地的年轮,永不老去。待嫁的容颜却日渐衰朽。
沙漠里的海市蜃楼是引人绝望的虚景,嘲弄着你的落难。但,倘或你看不穿,就只能失望着万劫不复。
无人来看,愈是耀眼,愈见荒凉。 虽则人们都畏惧死亡,却又不能停止在思想中与死亡正面相逢。人总是这样,把鲜活的生命耗费在对死亡的恐慌中,多荒唐。
一切都只是角度的问题···
“我一个或者的人,在这片永远不会腐蚀的岩石间做什麽?我一个肉身终有一天会腐烂的人,在这片永恒中做什麽?”与生命的电光火石相比,这永恒算什麽?只不过是凸显生命重大的豪华衬托。
有时我们说得很绝望,却仍能听见话后潜藏的勇气。所以,偶发牢骚只是想更好的活吧。
时时逼自己多走一程,也就失去了具体的路途感。
人生的谜团在于,这个男人是如何变成今天这团烂泥的。
一番经历,结果各异。死伤、颓唐、奋勇,不一而是。
原本幸福就是诸多琐碎细节的合成。
有一天,有一个同伴对你说:“我们去不去?”“去。”全书的基调都是这样,没有脉脉温情的勇者。
偶尔给自己一些时间,做不同的人,可以不是自己,只在那些自我给定的时间里。
圣氏从高空俯瞰大地的视角,这样测看人生的他真的很让人羡慕。其实,小人物也会有各自独属的视角、独属的幸福、独属的伟大。
“只有当我们意识到自己所扮演的较色的那一刻,哪怕是最普通渺小的,我们才会感到幸福。只有那一刻的清醒,才能令我们活在平静中,死时归于安宁。因为活着的时候人生有意义,死去时生命才不显得虚无。”
“人生的幸福不在无拘无束的自由中,而是在承担与接受使命的责任中。”我要的幸福是有节制的自由。 微渺的希望,也值得我们勉力支撑。即使有时,坚持本身就像饮鸩止渴。
很多时候,安慰一个情绪低落的人,冷静近乎无情的话比温情脉脉更能让人走出困局。
所谓永恒,不过是超越你年轮的相对长久。
与其望向活在别人眼里的不朽,不如活得更自主,不一味只爱别人。偶尔任性张狂,无有不可。不朽是大能的事,而我们给自己的生命留点不朽的空间就好了。
手握挑战命运的权利,有时更让人不知所措,因此需要更大的勇气和专注度。
希望的光,未必在黑云里深埋,抬起头,星空常在。 我们需要窃取的,是生命本身。
如果生活本身就陷阱满布,是不是就放弃?身边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金科玉律限制着,但或许那时顺遂的人生,必须承担的沉重。

人类足以从无到有,孕育一个崭新生命的过程。

日夜星程,春秋轮回。人生里一道深深的年轮。

墨西哥渔民阿尔瓦伦加,因为海上捕渔,遭遇风暴和海难。

单单凭借一叶既无动力,又无桨帆的独舟。

在毫无淡水和食物等基本保障境况下,在海洋和自然的砥砺、洗礼与恩赐下,仅仅靠着风和洋流的帮助,穿越太平洋腹地。

从2012年11月17日,到2014年1月30日。

从墨西哥西海岸到马绍尔群岛共和国的埃邦环礁。

阿尔瓦伦加沿着赤道,顺着风向和洋流而下,走走停停,在浩瀚的太平洋里整整漂流
9000多公里。

其间,更亲历同行者,水手科多巴溘然离世的全过程。

一路独自漂流,即便身体遭遇的折磨,他人可以有所预料,精神经受的磨难,却非身临其境,无以想象。

阿尔瓦伦加在马绍尔群岛,再次踏上陆地后,当地的日报称其为“创造奇迹的人”。

图片 1

浩瀚的海洋

01-关于孤独

时间:2013年3月15日,白天,漂流第118天,距离墨西哥海岸4667公里。

事件:阿尔瓦伦加的同伴科多巴,终于没有能够熬过海洋和自然的肆虐,在饥渴和奄奄一息中,绝望而去。

这一天之前,他们是被“遗忘”在浩瀚大洋上,接受自然洗礼的两个“孤独”的人。

尽管彼此有过摩擦、争执,甚至是猜疑,但他们依然是无情的自然面前,相依为命、互相支持、共同抗争的好兄弟。

这一天之后,阿尔瓦伦加成了更加孤独的一个人。独自接受自然界残酷的物竞天择。

所幸,他成了自然的“宠儿”,成了“生物链”的顶端,成了海洋的“征服者”。

尽管一路孤独,但他坚定而幸运地活了下来。

118天两人的结伴而行,320天独自的孤寂之路,阿尔瓦伦加战胜的不是自然,而是自己内心,那具强大的恐惧“恶魔”。

他与孤独相伴,“享受”着孤寂的世界。

所以,阿尔瓦伦加成了自然的“幸运儿”。

02-关于死亡

同伴科多巴,在相伴而行第118天的早晨。

从奄奄一息的交谈,到溘然离世,时间短促而瞬息。

阿尔瓦伦加眼睁睁看着同伴,在自己的怀抱里抽搐着、挣扎着,恐怖而去。

之前,饱受饥渴和恐怖折磨的同伴,选择自投鲨群寻死,以求解脱。

是阿尔瓦伦加,将他从死神血盆大口的齿边,一把拉了回来。

所以,即便同伴已经向死神屈服,去见他最诚服和信仰的上帝。

阿尔瓦伦加还是和同伴的死尸,朝夕相处6个日日夜夜。

这6个日夜里,他模仿着同伴的言语,在不停地自问自答,自说自话。

这一刻,他的恐惧可想而知。

这样的恐惧,

来自于对死亡本身的恐惧,

来自于对重重困难的恐惧,

来自于对前路未卜的恐惧。

惟有面对同伴逐渐僵硬、变紫和腐烂的尸体,喋喋不休,仿佛心头那层浓浓的恐惧,方才可以暂时离开。

阿尔瓦伦加用这样特别的方式,在向同伴做最后的告别,更是在让自己做最好的坚持。

科多巴死亡6天后的那个深夜,阿尔瓦伦加最后还是将同伴的尸体推向大海。

送别生死兄弟,他也遭遇了生死悬于一线。

从昏迷中醒来的阿尔瓦伦加,惊喜地发现自己依然活着。

这样的活着,是经历生死考验后的重生。

这样的活着,是同伴用生命换来的重生。

这样的活着,是让自己更加坚持的重生。

03-关于信仰

阿尔瓦伦加的出生地,中美洲的萨尔瓦多共和国,多半信奉天主教义,鲜有基督教堂。

流亡在墨西哥的阿尔瓦伦加,既非天主教徒,亦非基督子民。

作为在海浪里讨生计的捕鲨高手,他选择极时行乐,苟且活着。

定要说阿尔瓦伦加有所信奉,非墨西哥特有宗教偶像,冷酷残忍的死亡之神莫属。

死亡之神是中美洲传统信仰与天主教的混合,其代表形象常为穿长袍、执镰刀和地球仪的骷髅。

阿尔瓦伦加将骷髅的头像纹上自己的胳膊,手爪纹在自己的背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