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学对服饰设计的启示,唐代女子服饰时尚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摘要:在历经长期的社会变动和民族融合后,唐王朝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富强繁荣的帝国之一,鼎盛时的势力范围东北至朝鲜半岛,西达中亚,北至蒙古,南达印度。京城长安成为当时亚洲乃至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交流中心。当时与…

古代文学对服饰设计的启示

一、回味唐朝

1.样式方面注重突出女性线条

唐朝是中国古代民风比较开放的时代,在此期间中国的服装注重“兼收并蓄”,受到很多外国服装的影响,盛唐的女装大气而开放。中国封建社会鼎盛时代的唐代是一个继往开来的时代,是一个思想活跃、开放并具有创新精神的时代,其博大宽容的襟怀孕育了一种新的审美情趣。唐代女子以极大的胆略和气魄追求与男子一样的地位,袒胸且透明如纱的女子服装是这一时期自由开放的有力证据。在很多唐诗中我们都可以看出这一时期的妇女流行袒胸装,比如方干的诗《赠美人》“粉胸半掩疑是雪,醉眼斜回小刀样”写的就是一种袒胸装,另外还有李群玉的《同郑相并歌姬小饮戏赠》中写道“胸前瑞雪灯斜照,眼底桃花酒半醺”,施肩吾的《观美人》中“漆点双眸鬓绕蝉,长留白雪在胸前”。这种袒胸装的开口较低,这也体现了唐代妇女思想的开放,这种对于女性身体欣赏的观念是一种健康的审美观。所以在设计复古中国风的服装时可以不必拘泥于高领口领扣的设计,低胸装配合以色彩鲜艳、个性张扬的裙装,就能呈现出一种雍容华贵、带有仙气的美学效果。

2.色彩方面艳丽张扬、富有美感

从色彩方面说,唐代的不少民女更是纷纷效仿宫女的浓妆艳抹、朝红暮绿。奢华、艳丽的宫装引领了唐朝服装的潮流。王涯的《宫词》诗里写道“:一丛高鬓绿云光,宫样轻轻淡淡黄。为看九天公主贵,外边争学内家装。”唐朝女裙的裙色以红、紫、黄、绿为主,而以灿烂若石榴的石榴裙为代表的红色裙则最为流行。“郁金香汗湿歌巾,山石榴花染舞裙”、“红袖女郎相引裙”、“罗山叶叶绣重重,金凤银鹅各一丛”等等,无数的唐代诗词都留下了人们对石榴裙的看重。富贵华丽的宫装是唐代服装绚烂多彩的体现,女子的万种风情尽在其中。石榴色表现出一种高度的自信以及几乎是超常的想象力,这种鲜艳的色彩与其他朝代都是完全不同的,带来了一种超乎寻常的美学效果,完全可以运用于现代服装的裙装设计中。

二、明清时代

在服装设计界有不少设计师都已经参考了明清时代的服装来为自己的设计寻找灵感,因此,在这里笔者只选用色彩及图案提出自己所受到的启示。

1.色彩方面

明清时代笔者选取了《红楼梦》作为分析的基础。在中国文学作品中,《红楼梦》称得上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文化小说巨着,同时又是一部集中国古代服饰之大成的小说。从全书来看,红色是全书的重点色彩。这其中设计的红色主要有杏红、桃红、水红、海棠红、石榴红、碧玉红、绛红、玫瑰红、杏子红、大红、酒红等。比如在对宝玉的一身红装的描写是这样的:“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身上穿着银红撒花半旧大袄”、“厚底大红鞋”。一身同种的红自是不雅,但是如果对各种不同颜色的红加以区分,按照一定的规律组织成一身的颜色,就能够使服装显得优雅有档次,也能够体现出着装人的独特之处。

2.纹样方面《红楼梦》中的服饰纹样在传承历

代纹样的基础上更为精致细腻,意蕴以富贵、吉祥、如意的含义居多,其中撒花纹样(《红楼梦》第3回王熙凤“着翡翠撒花洋绉裙”、第6回“穿着桃红撒花袄”等采用散花构图手法,有散花的花纹自由散点排列)、百蝶穿花纹样(《红楼梦》第3回王熙凤“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以四季花卉为主要图案,周围布满各种彩蝶,表示长寿)为代表。这些图案可以提升服饰的档次,使服饰显得更为精致。

三、结语

不同时期的服装风格体现着不同时期的政治、文化氛围,更重要的是,我们通过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对女装的描绘,可以看出古人的心灵、情感经历了怎样的跌宕起伏和表现出了怎样的震撼力,他们的审美观念、审美理想也随之积淀下来,熏陶和感染着后人,显示出了其永久的魅力。服饰不仅仅代表着人的衣着,更是一种文化的外在体现,这些服饰文学中的文化内涵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熠熠生辉,体现了中国人独有的性格与魅力。

作者:藏金璐 马祯 单位:辽东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在历经长期的社会变动和民族融合后,唐王朝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富强繁荣的帝国之一,鼎盛时的势力范围东北至朝鲜半岛,西达中亚,北至蒙古,南达印度。京城长安成为当时亚洲乃至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交流中心。当时与唐朝有过往来的国家和地区一度达到三百多个,正如诗人王维在《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中所描绘的“万国衣冠拜冕旒”的盛况,每年有大批留学生、外交使节、客商、僧人和艺术家前来长安。他们身着形式各异的异域服装,给唐代女子服饰注入了新鲜空气,使其呈现出多姿多彩的新局面。

纵观唐代近三百年的女性日常服饰风尚大致经历了这样的流变——初期:短衣长裙,继承了自汉魏北朝以来女性最常用的襦裙式样;中期:胡服,女效男装,戎装盛行;晚期:袒胸,博衣阔裙,大袖长带,簪钗耀眼,奢华艳丽。

衣裙与鞋子

唐代声威文教遍于亚细亚,是最能代表中华民族精神的一个大时代。这二三百年间,文治武功皆旷绝前古,又颇能吸收印度文化与伊斯兰文化之长,而融合于中国所固有,故美丽而不纤弱,勇迈而不粗悍。

唐代女性穿用最多的当属自汉末以来一直流行的短襦长裙。《说文》:“襦,短衣也。”可见,襦并不是一种长服。“裙”是“群”的同源派生词,意思是将多(群)幅布帛连缀到一起,形成筒状。由于纺织技术的限制,中国古代早期生产的布帛门幅较窄,一条裙子通常由多幅布帛拼制,所以用“群”字。短襦与长裙加上便于搭配的半臂、富于韵律动感的帔子和足尖翘起的云头履,构成了唐代女子的时尚风貌。

粉胸半掩疑晴雪

直缘多艺用心劳,心路玲珑格调高。舞袖低徊真蛱蝶,朱唇深浅假樱桃。粉胸半掩疑晴雪,醉眼斜回小样刀。才会雨云须别去,语惭不及琵琶槽。

酒蕴天然自性灵,人间有艺总关情。剥葱十指转筹疾,舞柳细腰随拍轻。常恐胸前春雪释,惟愁座上庆云生。若教梅尉无仙骨,争得仙娥驻玉京。

诗中“粉胸半掩疑晴雪”“常恐胸前春雪释”都是在描写唐代盛行的袒领露胸的时装风尚。

中国传统封建礼教对女性的要求严格,不仅约束其举止、桎梏其思想,还要求妇女将身体紧紧包裹起来,不允许有稍微的裸露。但唐代国风开放,女子的社会地位和活动空间获得极大提高和扩展,甚至在服装上出现了“袒胸装”,将胸部和颈部曲线裸露在外的着装时尚。

袒胸装的流行与当时女性以身材丰腴健硕为佳,以皮肤白晳粉嫩、晶莹剔透为美的社会审美风气是分不开的。唐代描写袒胸装的诗词很多,如“漆点双眸鬓绕蝉,长留白雪占胸前”“两脸酒醺红杏妒,半胸酥嫩白云饶”“胸前瑞雪灯斜照,眼底桃花酒半醺”等,均是对这种风尚的描写。最初,袒胸装多在歌伎舞女中流行,后来宫中佳丽和社会上层妇女也引以为尚,纷纷效仿。《簪花仕女图》中的仕女个个体态丰盈,半胸酥白,极具富贵之态(图1)。此外,在唐代敦煌壁画、吐鲁番阿斯塔那唐墓出土戴羃女骑俑和唐懿德太子墓石椁浅雕中也都有袒胸装的形象。这种流行于宫中的时尚,后来也流传到了民间,周濆《逢邻女》诗云:“日高邻女笑相逢,慢束罗裙半露胸。莫向秋池照绿水,参差羞杀白芙蓉。”诗中正是对邻家女子身着袒胸装的美丽倩影进行了描绘。

除了开放的社会环境和多元化的审美习惯,唐代女性袒胸装的形成,也与此时女裙“高腰掩乳”的穿着习惯有关,如《步辇图》中的侍女(图2)。“高腰掩乳”直接导致唐代长裙的流行,证以“青楼(黛眉)小(少)妇砑裙长”“长裙锦带还留客”。更有甚者,裙摆拖地尺余,如“坐时衣带萦纤草,行即裙裾扫落梅”,衣裙之长可以用裙摆拖扫散落在地面的梅花,奢华且富有意境。中唐晚期此风尤盛,其形象如《挥扇仕女图》中女性束腰长裙(图3)。唐文宗时,曾下令禁止。然而据《新唐书?舆服志》记载:“诏下,人多怨者。京兆尹杜悰条易行者为宽限,而事遂不行。”可见,裙长的禁令无法真正实施。

在唐代,与女裙搭配的上衣一般是短襦或大袖衫。此时的短襦,除交襟右衽之外,更多地采用对襟的形式,衣襟敞开,不用纽扣,下束于裙内。袖子以窄袖为主,袖长通常至腕,有的甚至长过手腕,穿时双手藏于袖内。唐代《捣练图》《挥扇仕女图》和《内人双陆图》(图4)中均绘有着窄袖短襦的妇女形象。大袖衫,流行用纱罗等轻薄材料制成,衣长至胯以下。在唐代诗词中有很多描写女衫轻薄的优美诗句,如“鸳鸯钿带抛何处,孔雀罗衫付阿谁”。唐代女子穿着大袖衫时,衣摆多披垂于裙身之外。透过薄纱,胸前风景自然若隐若现,若有若无。更为奢侈者,还会在薄纱上加饰金银彩绣,如“罗衫叶叶绣重重,金凤银鹅各一丛。每遍舞时分两向,太平万岁字当中”。实物如西安法门寺地宫出土的红罗地蹙金绣随捧真身菩萨佛衣模型(图5)。其中的对襟衣用绢做里,用绛色罗做面,其上均匀分布蹙金绣折枝花卉纹样。花朵外面衬花叶,每个花朵都留出一颗花心。

红粉青蛾映楚云,桃花马上石榴裙。罗敷独向东方去,漫学他家作使君。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唐代女裙颜色绚丽,尤以红裙为尚。唐诗中对此述及较多,如“窣破罗裙红似火”“越女红裙湿,燕姬翠黛愁”都是描写唐代女性流行的红裙现象。

此时,红裙又有“石榴裙”之称。石榴原产波斯(今伊朗)一带,于公元前2世纪传入我国。在中国古代,植物颜色是服饰染色的主要来源。古人染红裙一般是用石榴花。石榴裙颜色鲜艳,甚至与石榴花的红色堪有一比,所谓“红裙妒杀石榴花”
“裙妒石榴花”。在关于唐代石榴裙的传说中,还有一个典故。据传天宝年间,文官众臣因唐明皇之令,凡见到杨贵妃须行跪拜礼,而杨贵妃平日又喜欢穿着石榴裙,于是“跪拜在石榴裙下”成为了崇拜敬慕女性的俗语。

除了石榴裙外,由于红裙可用茜草浸染,故也称“茜裙”此外,绿色之裙也深受妇女的青睐,时有“碧纱裙”“翠裙”或“翡翠裙”之称,实物如阿斯塔那墓出土唐代宝相花印花绢褶裙(图6)。此外,西安王家坟出土唐三彩女乐俑,上身穿半露胸式窄袖小衫和半臂,下身穿高腰十字瑞花条纹绿色锦裙(图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