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去哪吃啊?”

“好啊!赶快涨价,咱俩合伙!”汪磊拿出皮夹掏出了50块钱。

“哎,这我懂,莎士比亚就是写《哈巴狗雷特》那哥儿们!”小刘翘着二郎腿问。

汪磊将手中的煎饼递给了司机,然后闭上眼睛躺在后座上,此刻他的心里千滋百味。他觉得他心中一直坚持的堡垒忽然崩塌,他又想起了他的妻子。

“醒醒,醒醒。”老赵用脚踢他椅子一下:“想什么呢你?不是你还真以为你有钱了?再说了,你就真有钱了也不带这么玩的啊,物以稀为贵,少而精多则烂你不知道啊?把自个扔菜地里一通乱拱有意思吗?就为祸害人啊?”

“两块五一份!”小贩说道。

老赵和小刘肖子各自扛着牌子和椅子上了天桥。肖子把一块小贩占地盘用的麻袋片子踢飞开始动手支牌子。老赵找个空闲的角落打开椅子坐下点烟,小刘趴在天桥栏杆上大惊小怪的说:“肖子,看这个怎么样?看这个怎么样?上来了上来了,铛铛铛铛…”


“就是,光糟贱人啊?”

丫头欢快的应着,像一只灵活的雀儿般跃上台阶。

“本来就汹涌啊…”小刘做拥抱大海状:“这会我多想乘风破浪勇往直前站在风口浪尖上啊!”

女孩儿摇了摇头,把钱塞进了小贩儿的手里,飞快地跑到了捡垃圾老头儿的身边,接过老头儿手里的塑料袋子,走了。

“叔叔吃叔叔吃!”

这时,广场上的广播响了起来,播放的是张悬的《宝贝》

“嗯,像!”老赵点了根烟说:“看那德性就是一钱多的没地儿放还不知道怎么花、整天愁的食不甘胃夜不能寐,半夜里睡不着急得直哭,恨不能连夜把钱都撕了的傻王八蛋!”

横看成岭侧成峰|今夜日记社群活动

“咱办事一向雷厉风行。”

汪磊怒气上涌:“刚才那个女孩儿买才两块五,怎么到我这里就八块钱了!”

“哪个啊?我怎么没看着啊。”肖子支开牌子抬头说:“哦,这个啊…”肖子看见一个穿吊带衫低腰仔裤帆布鞋的小女人碎步迈上天桥。

“那看来,我这煎饼得涨价了!”小贩儿故意调侃道。

小妖精立马来劲了,摇晃着胖子胳膊一脸媚笑的说:“那咱们那两套能卖两千万了呀!”

“这些也给你,是我最近攒的。”

“一千万左右吧。”小刘翻了翻白眼儿说。

正在数钱的小贩抬头,怔在了原地。

“他没见过世面!在他眼里这就算波涛汹涌了!”老赵帮腔。

救赎——珞寂朵

“哈哈…”说完仨人一起大声的笑,惹得路人纷纷侧目,人人都像躲一泡野狗排泄物似的绕着他们走。

小贩儿刚热好锅,就看到汪磊往这边走来。

“哎呦真乖,叔叔不吃!你吃吧!”

“爷爷,爷爷。我们上次去的画室说我画画很棒,所以免费让我去学呢!”

胖子站在车前把保安递过来的停车条慢腾腾往手包里塞,紧跟着路虎里钻出一位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花枝招展挎个小包,脸白的像用佳洁士刷过,腰细的跟马蜂差不多,伸手挽着胖子一步三摇的往这边走。

“叔叔下午好~”女孩儿喊道。

肖子哈哈大笑:“下三滥一个!”

女孩儿从他的身边路过,在一旁卖肉丸的商贩那里买了一份肉丸汤,然后又返了回去。

“还带一情儿呢嘿!奔咱们来了,准是要给小三儿买房子!”小刘说。

过了半个月,汪磊路过人民广场,他让司机把车停下,他一个人下车坐在人民广场的台阶前。他发现人民广场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卖杂粮煎饼的小贩,小推车前围了很多前来购买的人。

“好好,咱这样吧。”老赵说:“咱就跟这坐着看,谁跟咱眼前过咱就踩乎谁,玩命踩乎,男女老幼都不放过,来一个祸害一个,专挑丫缺点,往死了说!”

1

“喜欢吗?”小刘掏出烟扔给肖子一颗:“打包回家吧?”

4

“地下室!”


“瞅**那德性,长一八戒脑袋,肚子跟八个月身孕似的,猪见了都自愧不如嫌他寒碜,整个一狗不理的主儿,能是他媳妇吗?撑死了是一中年得志后来发家才找的小蜜。岁数也悬殊啊,男的老气横秋曾经沧海难为水了,女的还含苞待放泪珠儿滴破胭脂脸呢,怎么看怎么像爷儿俩,这要搁解放前非打丫一引诱未成年少女罪不成,起码也得给丫浸了猪笼!”

“呐,你的煎饼好了。”

“还行吧…85分儿。”肖子捡起掉在地上的烟吹了吹土叼嘴上说:“挺白的倒是。”

那个给乞丐买肉丸的女孩儿又来了,她也停在人群周围,她闻到了杂粮煎饼的香味,想给爷爷也买一份。

老赵下了班从公司出来,大街上灯火通明,天通苑的夜晚凉风徐徐,很惬意。马路两边商铺林立,霓虹闪烁,红红绿绿的光影照在悠然闲逛的男男女女们的脸上,一明一暗,使你看不清他们是在笑还是在哭。

小贩儿眼睛有些湿润,他抬起手擦了擦眼睛,露出了手臂上的伤疤。

“有别墅吗?”胖子把牙签喷广告牌上说。

汪磊觉得心里暖暖的,像沐浴着七月的阳光。

天桥紧挨着地铁站,一到晚高峰过往行人特别多,男女老少猪头猴脑鲜花野草形形**络绎不绝。小商贩们也挤挤茬茬的在天桥两侧摆摊,大多是卖臭豆腐盗版书假古董小饰品什么的。每个小贩都一边做生意一边东张西望的踅磨着城管的身影,其警觉性个个都不亚于孵蛋的鸵鸟。

“叔叔你慢慢吃,我去找爷爷了。再见。”

刚好车门一开,也不知道这是哪一站,老赵顾不得跟小孩儿说拜拜就逃兵似的冲下了车,还差点摔一跟头,心说:这小孩儿…真较劲。

汪磊忽然惊在原地,这个小贩儿居然是,当时的那个乞丐。他掏出皮夹,找了八块钱给小贩儿,快速的接过杂粮煎饼离开了。

“您坐这儿吧!”老赵心想咱也豁出去高风亮节一回,起身让座。女人抱着孩子坐下,低头跟孩子说:“快谢谢叔叔!”小孩儿嘴里含着糖说:“谢~谢~叔~叔。”老赵学着小孩儿的口气:“不~用~谢!”

小贩儿会意的点了点头。

“倒是碰上一打听道儿的,可咱诱不上,忒靓,还有一猥琐男跟着呢!”

“谢谢叔叔,钱你拿着,我和爷爷要回家了。”

“嗯,有点意思。”小刘颇有感触的点点头:“我要是有了钱能开上‘烂的肉丸’,那我一定替天下的穷苦男人们好好报报仇。后备箱扔上两麻袋票子见天开车周游列国去,为的可不是看山水,为的是把大江南北的小白菜们摧残个遍!走到哪拱到哪,遍地留情种,打死都不带结婚的,利用有精之年干一番惊天动地的播种事业。等光阴如风去、年华似水流、年过八十白发苍苍那会,我随便往哪个城市的繁华街头一站,打我身边擦肩而过的年轻人都有可能是我儿子!那感觉,特傲…”小刘越说越得意,眼皮垂着嘴角撇着,他好像已经看到满大街都他儿子的壮观景象!

她来到小贩面前将手里的几张零钞拿给他。

“你怎么知道是小三儿,就不许是人媳妇儿?”

“不,我爷爷说了,我们不能占别人的便宜。叔叔,这个多少钱。”

小刘赶紧接茬:“您的别墅想出售是吗?在我们这登个记回头给您联系下客户好吗?”胖子登时厉愣了眼睛:“不是你干嘛呀?我卖它干嘛?我有毛病啊?”说完牵着小妖精就走!

天气有些冷,一阵风吹过,他冻得有些发抖。

肖子一把抄起牌子说:“坏了真来了,哥儿几个快撤!”

“给我来两份杂粮煎饼!”

老赵冲肖子打个响指示意他看小刘下身:“瞧那点出息,这就挂上空档了…”

“叔叔,这个给你吃,能暖暖身子。”

“年轻人就是火力壮”老赵眯着眼盯着小刘说:“荷尔蒙工厂产量高、仓库小,天天晚上睡不着觉烧得直挠墙吧?”

那个女人跟了他一辈子,却在半途与他离婚,她也很可笑,以为离了婚能过的更好。

走了几站地,车上人越来越多,司机和售票员还唯恐天下不乱,只要一停车,俩人就一块喊:“别挤别挤中门上中门上”“那位师傅中门上没听见啊?中门上中门上”车里一片嘈杂,挤的一车臭汗味,老赵紧扶着栏杆勉强站稳,心里不免有点烦燥!低头看了看坐在女人腿上的小孩儿,小孩儿正冲老赵笑呢,他赶忙也礼貌的冲小孩儿笑了笑。小孩儿立刻把嘴里含着的糖吐到掌心伸着小手对老赵说:“叔叔你吃糖吧?”

他有些讽刺的笑了一声,觉得这一幕荒唐而可笑。因为在商场里打滚了几十年的他,一眼就看出了乞丐的诡计:不过是一个不想工作的成年人故作可怜的寻求打赏而已。

小刘手里夹着烟,眼珠子往外突着,呆若木鸡,仿佛连同那小女人一起定格在了维他命空间!

他们饱经沧桑的心,因为她获得了重生。

小孩儿还伸着手说:“叔叔吃叔叔吃,没事儿的!”小孩儿的妈妈咯咯直笑,车上的人也纷纷往这边瞅。老赵直劲儿臊的慌,脸发烧,连连摆手说:“叔叔真不吃,叔叔要下车了…”

女孩儿蹲下来,将手里的肉丸汤递给乞丐,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一块的纸币。

“叔叔真不吃,乖,你快吃吧!”

乞丐这才拿起杯子里的签子,开始吃肉丸,吃着吃着,眼前湿了一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