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若许丶在爱我一次③,短篇小说

“哥哥,为什么你和翼哥哥都这么问,许若可……我记忆中没有这个人”紫洛不解为什么好多人都问她认不认识许若可,她应该认识么?

在客厅的许流年和冷翼听到屋内突然传出的沮丧语气,停止了交谈,两人对视一眼迅速的跑向紫洛的入住的客房……

“你……你说什么,你以前认识我,而且我怎么会死呢,你在说什么”紫洛有些郁闷,这个人怎么这么说话,而且……难道她们真的是认识,

“当然了,我们这么多年的默契,呵呵,想说什么就说吧”冷翼笑笑,进入正题

你说的倾世绝恋,变成我一人单恋,

……

“洛洛,只要你醒来……”许流年的话语透露无尽的悲伤,情绪即进崩溃,泪水不自觉从他湛蓝没有光泽的眼中流出,顺着脸颊滴落在紫洛的脸上,许流年紧闭起双眼,

紫洛听到冷翼的话,轻轻抬起头“哇,翼哥哥,好美”其实紫洛一直都是如此,纯洁的像张白纸,她会因为一点点小的事物就感动的稀里哗啦,可是这也是一个缺点,同样,她可能因为某些迫不得已的事就触目伤怀,多愁善感是病也是命……

“若可姐姐,你在说什么,我是女孩,你也是女孩啊我们怎么可以在一起呢”小紫洛突然有些奇怪的问道

“爸爸,我要他,做我的专属玩伴”五岁的紫洛高傲的站在彼得孤儿院的广场中心,细白的小手指指着一个长相精致的男孩子,而这个男孩子,便是许流年

“可你的话却让我觉得自己是多余,我只想要你可以发现还有我的存在可是你出来都不会注意到我”

我是丶泡沫丶

“嘻嘻,若可姐姐来祝洛洛生日快乐,洛洛好高兴啊”其实小紫洛一直很羡慕许若可的,因为若可姐姐自从来了这里,一直很独立像个大孩子连洗澡这种事都是亲力亲为的,也不同意和别人住在一起,她要像若可姐姐学习啊

“呵呵,流年,照顾丫头是我心甘情愿的”言下之意,照顾紫洛是他的责任,两人谁也不让谁,

这天,七岁的小紫洛看着他的流年哥哥问她明天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嘴角不自觉露出笑意,她的流年哥哥好帅,流年哥哥是自己的专属玩伴,一想到这里不自觉心里泛甜,幸福的冒泡泡,他的流年哥哥刚刚还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好高兴啊然后有些脸红红的跑回了房间,

冷翼莞尔一笑“丫头都这么说了,既然流年不忙,那就在这里休息吧,冷宅有你们的参与这么会是打扰呢”就这样,紫洛和许流年就入住在冷翼家,

“许少爷我们暂时抢救成功,但是病人的情况不太稳定,还需要渡过今晚的危险期,病人以前发没发生过车祸等巨大的撞击事件,病人的心脉明显是经历过创伤的,而今天会发生这种状况,应该是旧疾复发,并且受到了刺激,我们的人力已经尽力了,现在真的只能听天,看病人本身的意志力,不过许少爷,还是做好……准备吧”听医生这么说,许流年心底的无名之火便即刻燃起

“若可,你想和她回家?”他出声询问着,若可当时来孤儿院的时候是八岁,据说是被若可的家人送来的,当时的她不说不笑,却极其喜欢粘着他慢慢的他们两个关系好了起来,

不一会紫洛的主治医师便赶了过了,

不要……全是血,不要!!!”熟睡的人儿突然被恶魔纠缠,紫洛脑海再一次浮现那可怕的梦魇,和森林里经历的恐怖事件纠缠着,愈发恐惧与无助,

许若可的事似乎有很多地方不对,他没有忘了许若可见到紫洛时失常的表现,还有那句话“你居然没死……真的没死”或许只能等洛洛好了之后在去解开谜底,

精彩未完待续

“洛洛,你不知道,爱你已经成为我的一种信仰,心里有个地方,充满了悲伤”

“翼,谢谢你替我照顾…洛洛…麻烦你了”特地的加重了“洛洛”二字,宣布他的主导权

“不是尽力是…必…须…”许流年的眸子更加清冷,他不允许有一丝意外产生,绝不允许

紫洛看着夜空,而冷翼则看着紫洛那因为震撼而迷失的眼眸,这是他的天使不是么,对于这里的风景,冷翼是不以为然的,他看过无数次,可是即使第一次他也没太大的感觉,冷翼不禁伸手搂禁紫洛的肩膀,让紫洛的头靠着他的肩膀,他的心里才会感觉踏实和满足,

看着抢救室的门一关,似乎把他也定格在了其中,他暂时忘却了一切……只期待着那个他期待的结果!

“除了冷翼,你们也没有看到一个紫色眼睛的女孩”

—————十年前—————

“对,喜欢她很久了”冷翼如实回答

“也可以,这样还可以给洛洛一个惊喜呢”十二岁的他伸手摸了摸紫洛的脑袋,对紫洛满脸的宠溺与娇纵……唇边的浅笑也越来越大,

广场中齐刷刷的站着一排男孩子,似乎等着天使的降临把他们带出这个缺失温暖的地方,自然紫洛成了他们的天使,一个个带着渴望的眼神张望着紫洛,

“洛洛……”许流年有些急促刚刚明明睁开了,怎么突然又闭紧,按起床边的急诊铃,

“我……”本来到嘴边的拒绝话语却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现在小紫洛的记忆中关于许若可的全部记忆都已经消失……

“我叫流年,没有姓氏”当时的他不自觉的出声回答

还未清醒的紫洛在洁白无杂质的房间里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面容苍白,无生还的迹象,但是一切仿佛很和谐,紫洛与整个房间相融合,她如一个沉睡的小精灵,需要王子的呼唤来唤醒……

“是么,有事没事我看过再说”许流年语气怪怪的,大步向前,伸手拉过在冷翼怀抱里的人儿,其实他看到紫洛的状态,心里的担忧已经没有多少了,而且他知道冷翼会把紫洛照顾的好好的,他有私心,就是不想让冷翼抱着洛洛

“洛洛,我应该带你去看看若可,让这一切有个终结吧……”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口,让我们那没有来的及发展的感情也同样终结,我爱你十年如一日沉淀……

“丫头,不要怕,你想起什么了?”冷翼可以断定紫洛记忆里有遗忘的缺口,这个缺口,就是他和流年之间的误解

不一会,紫洛的心剧烈抽动着,呼吸渐渐的不稳,一种因缺氧致死的感觉浮现,

“哼……我就要你跟我回家,你的拒绝无效,回去准备三天后我来接你”紫洛说完,小嘴巴嘟着心情不好的去找她的爸比她要告诉爸比,他就要这个小男孩……

诊断出的结果是,惊吓过度导致心里脆弱,进一步导致精神失常,唯一的办法就是去精神恢复中心接受心理辅导与治疗,

三天后,紫洛来接他,并且同意了他的要求,带若可一起回家“既然哥哥要求了,那我们就带这个叫若可的回去吧,以后你就叫许若可吧,但是,许流年,你就是我的专属玩伴了,你,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的了”然后,紫洛高高兴兴的牵着许流年走了,似乎忘记了后面许若可,自然没有发现后面许若可眼中似有些不甘心的异动……

“那好吧,可是我想不到其他的礼物了,不如哥哥自己去给洛洛选吧,我一定会喜欢的,嘻嘻”

摘要:
《十三章那些遗忘的记忆》翼哥哥,谢谢你带我来这个地方,我现在心情没有那么压抑了,谢谢你紫洛真的很震撼,他从来不知道这样的事物可以带给人快乐在以前她只会觉得奢侈,但现在她觉得很美,夜色很美,灯光很美,

更新连载小说——

请加我的QQ1628751232

(提示:这次回忆片段仅仅是许流年的回忆,他记忆中的样子,并不能代表其他……)

“哥哥,我真的没事了,你不用担心,翼哥哥把我照顾的很好”紫洛也感觉许流年怪怪的,但没有多想,以为是因为担心她,心里不禁愧疚,他哥哥叫她别乱跑,是她自己不听话

毕竟是小孩子,小紫洛被吓的愣愣的站在路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紫色的瞳孔内满是惊恐,映入她眼帘的只有血,满地的血,还有全身是血的大人,好狰狞恐怖,

“洛洛……”许流年刚刚要说什么,看到紫洛的动作,心中泛起苦涩,的确,她从来都看不到他,他只是一个陪衬,和小时候一样……呵呵,

“哈哈,哈哈”许若可推开紫洛,然后像疯癫似的满屋子跑,一不小心便突然摔倒,头正好撞到椅子的夹角处,顿时血顺着苍白的脸颊留了下来,样子似乎有点吓人,可他却混然不知的站起来,好像不知道疼痛的向紫洛走过去,

“啊,那……好吧,哥哥,我今天在这里休息,天已经太晚了,而且冷宅这么大,哥哥也在这里休息吧,冷伯父伯母似乎也想你了呢,翼哥哥,可以么”紫洛为了两面都不拒绝,做了这么一个决定

紫洛在睡梦中拼命挣扎与嘶喊,他不希望哥哥伤心,她现在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看你的样子比我大吧,以后你跟我回家,我就叫你哥哥,流年哥哥”紫洛似乎很笃定许流年会跟她回家一样

“洛洛你不知道,我爱你,可以不顾一切,说的所谓痛恨,无非是我想找一个可以忘记你的理由,可每个理由都让我更加放不下”

“你说,他不记得,怎么可能,呵呵……她倒是撇的一干二净,那时候她七岁,记性即使在不好也不可能没印象吧,若可,她是因为她才回失常的,呵呵……她凭什么”许流年苦涩一笑,本来打算放弃一切,放下对紫洛的仇恨,他本以为现在紫洛这么纯洁,小时候有可能是不懂事,可是他居然说她不记得,她凭什么这么说,许流年的眸子愈发的深蓝,明亮,她凭什么说不记得,十年的光阴岁月,十年的纠缠,和那交织在仇恨与深情的边缘,她一句不记得就可抛开一切何其可笑……

不知不觉就这样过了一年,

—————回忆起始—————

“哥哥,我前几天在杂质上看到一大片薰衣草,好漂亮啊,我想要一大片薰衣草,然后我和哥哥在薰衣草地里玩耍”

许流年刚撞开门,便担忧的出声,看向冷翼与紫洛,危险的眯起眸子,的确,洛洛受惊是他的错,可是,他们两个在这里搂搂抱抱,不知道他有多担心么,心中一丝异样流过,好像别人侵占了他的似有物一样

从他心里的情感多了一丝仇恨与报复之后他每晚都会做同一个梦,那是可怕的梦魇

“好啦,丫头,不想,翼哥哥在你身边,不要怕”冷翼禁抱着紫洛,是他的错,他的丫头今天经历了太多,她的记忆缺口似乎是痛苦的过往,是他不好

“哦”

“哦,你是说紫洛小姐,他和少爷在天台,要不许少爷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叫……”佣人的话没有说完,许流年就不见的身影,

小紫洛这种病症不是失忆,只是惊吓过度所导致的脑神经衰弱,而另她害怕的根源就是许若可,所以脑袋里关于许若可所有记忆都被掩埋与覆盖,是紫洛潜意识不愿意想起……

而他站在的是一个角落,似乎他并不希望自己离开这里,但是偏偏紫洛手指的方向就是这里,他诧异的抬起头,看向紫洛,明明知道她一定是一个骄傲的小公主,还要自己当她的专属玩伴,心里本想立刻拒绝紫洛,但是他抬头的瞬间,一张精美绝伦的脸庞,紫色的眼眸,不禁也震撼了一下,他知道自己长的也很漂亮,可是和广场中心的人儿一比,似乎已经黯然失色……

“洛洛,你不知道我最爱叫你的名字,洛洛洛洛,好像你真的只属于我一个人”

就算世界荒芜丶总有一个人会是你的信徒……

“哥哥,你要带我见得人,她是一个神经失常的人?”紫洛奇怪的张望着这是一间精神病院,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许流年看到那么和谐的画面,心痛的无法呼吸,转身走出房间,轻轻为他们合上了门,回了房间,整个人无力的倒在了床上

当她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间病房,可见这里是医院,后来妈咪告诉她,是她自己突然晕倒才来医院的,这里是英国,她们已经移民入住在英国,

“你叫什么名字?”紫洛慢慢的走向他,轻轻的问着许流年,声音如百灵鸟般清脆悦耳

“若可,对不起,这一切我都会替你讨回公道,我会让她付出代价,我会变的很强到时候就没有人可以伤害我们了,若可,你要快点好起来”

“哥哥,我……”没等紫洛回答

他每天看着紫洛和若可出去玩,他和紫洛在一起的时间很少,除了吃饭的时候会聚在一起,然后便是紫洛偶尔和他一起学习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看着许若可和紫洛出去玩他心底没有一丝抱怨,他只怕自己不够努力不够好,他当时就有了这样一个想法,一如当初她说“你以后就是我的了”

“我今年十岁,但……我不能跟你回家,我喜欢这里……”他还是拒绝了紫洛

“啊!好痛好难受,我不能呼吸了”随后紫洛昏死了过去

“这个……我不知道,许若可,我的记忆里没有这个人的存在,我应该认识她么,许若可,她也姓许,她难道和哥哥……”紫洛一脸的不解

“总院么,我是分院李医生,一会儿会有一个心脏衰弱需要立刻抢救的病人,你们迅速去门口接待,晚一步病人将有生命危险”

“那……等她来的时候我试试让她带我们两个一起回家,如果,不可以,那哥哥也不去了,好不好,若可不要哭了”其实他也想和紫洛回去的,

“许少爷你可以试着用一些紫洛小姐在意的人或者事去唤醒她”耳边回想起医生的话,他本想去给冷翼打电话,也许丫头是喜欢冷翼的吧,可却因为他的不甘心和自私,只要一个小时,洛洛,给我一个小时,让我来唤醒你……

“乖,丫头,不怕……”冷翼轻声哄着紫洛,并没有注意到许流年的一样

“若可,别闹,我今天带了一个人来看你,她是紫洛”许流年也很奇怪,许若可今年已经是二十一岁了,按理说正常这个时候,即使一个人再瘦胸部也应该是会发育的啊可是她的还是扁平,其实他十年内看过许若可的次数虽然不少,但是一般情况下都会像今天一样,许若可在睡觉而他也没去打扰,所以并没有这么近距离观察她,而且这次他发现许若可的脖子居然有一块隆起,就好像是……

“流年哥哥,那位漂亮的女孩要带你回家,以后没人照顾若可了,哥哥你带若可一起走好不好”一个同样很漂亮的孩子向许流年靠了过来,眼泪汪汪的说着

许流年看到许若可流血,第一时间出去找医生

“啊,不要,好可怕,你不要过来……”紫洛歇斯底里的哭喊,又陷入的回忆的漩涡里,他听不到冷翼的问好,心底只有恐惧,瞳孔内一片空洞

我是丶泡沫丶

“丫头,你为什么会去英国呢,你的血统虽然是混血,但是你的国籍是中国啊,而且我听流年说过你是七岁才移民去英国的”这个问题困扰冷翼好久了

但是丶在某些时刻丶回忆总是会突然打我一耳光丶然后指着旧伤不准我遗忘……

聚集的孩子们也失望的离开了这个地方,他们很快就适应了,毕竟不是头一次有人来领养他们,没被选上似乎也成常事了

环绕在小紫洛耳边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许若可撕心裂肺的呼喊

“啊!不要!”紫洛惊醒,看到身边的冷翼,想也没想的缩进冷翼的怀里

“不,洛洛,不会的,不会是你做的,你不要伤害若可,你怎么可以这样,啊!”每一次他都被噩梦惊醒,曾经那个他宠到骨子里的人儿在他的记忆里慢慢扭曲,变成一个虚伪,高傲,不可一世的人儿,他每次都会自嘲的笑笑“呵!也是,像你们这样的家庭,她就是一个被宠上天的小公主,她怎么可能会去在乎我们呢”其实他也是不甘,他努力的一切,他所有的光环都是为了她,他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不用依靠任何人,同样骄傲的站在她面前,对她说一句“洛洛,我爱你,嫁给我好么”她不知道这就是他许流年的动力,可是当一切都可以的时候,她却走了,走的一干二净,连解释都没有……所以他恨,不只是因为若可失常,还有她对他的绝情……

“我……反正我不会离开这里”他被点中了心事,的确,这里的孩子每一个都希望自己可以感受到家的温暖,但是他不可以抛下若可的,

《十八章童年事件的始末》

只有他站在原地没有动,十岁的他已经懂得了很多事,

许若可被推开时,虽然躲过了大货车可是因为推开时的力度过大,头部撞在了石板上,顿时血液流动渲染了许若可整张脸蛋,破乱的头发松散的零落在她的肩膀上,无一丝规律,

更新连载小说——

—————明天继续更新—————

“洛洛,很晚了,哥哥带你回家吧”许流年不与冷翼纠缠,目光转向紫洛

许流年也许是折腾了这么久,也许是听到紫洛没有事,现在已经是深夜,不自觉便有了困意,

“流年,其实……我问过丫头,他的记忆似乎有一个缺口,她并不记得许若可”冷翼似乎有些不解的向许流年说明

沉默了好一会的许流年,医生以为他是听到紫洛小姐度过危险期,所以高兴的忘记了所有,很自觉的悄悄退出了病房太好了,现在他可以安心的睡一觉了,因为许流年当初的一句话,他可是无时无刻承受着心里折麽生怕紫洛小姐发生什么意外,时刻祈祷着她快醒来,现在心中的石头也可以落下,自然心情会放松与喜悦了……

(解释一下,为什么大家先看到的《流年若许丶在爱我一次②》,①我发了,审核没通过,原因是,你们也看到了②是从第九章开始,因为①——⑧章字数太多,所以需要分篇发表,大家别介意,《流年若许丶在爱我一次》这篇小说的顺序是从:开篇:1——4章,①:5——8章,②:9——12章,③:13——15章,未完结,依次类推……)

—————这天—————

紫洛眼中的世界,星星闪烁在寂静的夜空,笼罩着她,楼下风景,灯光映衬下夜空更加的美丽迷离,朦胧的如幻似梦,此刻的她在这种繁华却又无比自然的景象中迷失自己,不仅睁大眸子,这是也许她来中国最痛苦也是最美好的一个夜晚吧,她心里是这么想的……

“你是洛洛,紫色的眼睛,真的,你真的是洛洛……原来,你……你没有死,你真的没有死,就站在我眼前,洛洛,我好想你”许若可歇斯底里的说了好多话,突然说不哪里来的力气把紫洛一把拉进怀里

《十五章阴霾背后的深情》

许若可看到这一幕,不管不顾的向紫洛这边跑来,

紫洛已经熟睡了

“不好,病人心脏衰弱,要立即抢救,快,转去总院,晚一步就来不及了”医生急促的出声,然后那个医生打电话安排

“翼哥哥,谢谢你带我来这个地方,我现在心情没有那么压抑了,谢谢你”紫洛真的很震撼,他从来不知道这样的事物可以带给人快乐在以前她只会觉得奢侈,但现在她觉得很美,夜色很美,灯光很美,一切都很美,心情自然会放松

因为接受不了某些事实的残酷,

“流年,你冷静,丫头七岁时移民英国醒来是在医院,而这时候许若可同样精神失常,你不觉得很奇怪么,有可能她们两个都是无辜的,你难道亲眼看到紫洛逼疯许若可的么?”冷翼点出问题关键所在

望着病床上的人儿,许流年双唇请启

许流年回家发现并没有紫洛,他便换洗的一身脏乱的衣物,快速的清洗完,开着车极速的去了冷翼的家,他猜的没错的话,洛洛会在这里,他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刚进冷宅,就急匆匆的寻找紫洛的身影,

“哦,好”紫洛看着许流年突然冷淡的声音,心底有一丝委屈,她是真的不知道啊

而紫洛心情似乎平复的很多,冷翼也不敢去问太多,等过段时间再问吧,

眼看要过车辆庸杂的公路,小紫洛看着许若可像没有知觉一样继续前行着,突然一辆大型汽车迎面向许若可驶来,

“洛洛,你没事吧”许流年随着门被撞开的声音刚刚落下,就听到他低沉带有诱惑力的声音,其中还带着急迫的情绪……

《流年若许,在爱我一次》

—————明天继续更新—————

突然出现是声音打断了许流年的思路,他见到许若可突然疯了似的跳下床,激动的抓着紫洛的肩膀,时这许流年才发现,许若可居然比紫洛高出差不多一个头,似乎和他的身高差不多

“在医院醒来,那你只记得你流年?你不记得一个叫许若可的女孩子么?而且为什么十年后你突然回中国呢,这一系列问题很奇怪不是么?”冷翼冷静的分析其中的因果关系,真的很有问题,

“你说什么……不会的……”许流年疯狂的向总院跑去,这里据总院不远,不一会就到了,听到在晚一步就会有生命危险,许流年的心顿时像蹦极时从几千米跳落时心脏的脱离感觉,他已经无法言语,脑袋一片空白,只知道一句话,“不会的,不会的”,

“哥哥对不起,是我自己乱跑,我应该听你的话等你的”

紫洛看不是希望的流年哥哥虽然心里有些黯然,但同样也因为许若可来祝她生日而感到高兴

“洛洛,哥哥在,醒醒,你只是在做梦罢了”晚了一秒钟的许流年心里也极度的不平稳

紫洛选择了遗忘,而许流年选择了纠缠,用恨的方式去纠缠……

“哥哥,你来了,我没事”紫洛和冷翼听到门被震开,也是一惊,随即便听到了许流年的声音

床上原本双眼紧闭的人儿,听到声音睁开眼睛,“嘿嘿,你来看我啦,这次有什么好玩滴哇”语气中不自觉透露出孩子气,谁都可以看出,她是一个不正常的人,许若可抬起精致的脸庞,对着许流年一直“嘿嘿”的笑,暂时还没有发现紫洛的存在,瘦弱的身体从床上起来,好奇的瞧着许流年

“洛洛,是不是,无论我做什么,你眼里都不会有我的存在,即使恨都不愿意留给我,我本以为我够强大,可是你的出现显得我那么不堪一击,你不知道无论是十年前那一眼还是十年后的初见,你带给我的都是无边的悸动与惊艳,十年光阴,你不知道背后隐藏了我多少日夜的思念”许流年喃喃自语,一滴泪珠就这样顺眼角划下,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去他的鬼道理,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洛洛,我不是你姐姐,不要当你的姐姐,我喜欢你,为什么你那么喜欢许流年却从来不曾多看过我一眼”许若可突然间说道,却惊慌了小紫洛

“好……”他听到这个精致的女孩给了自己一个姓氏,一丝温暖从心底滑落,

“若可姐姐,你在说什么,流年哥哥是我未来的丈夫,我当然会喜欢他了,而且若可姐姐比我大当然要叫姐姐”

“丫头,你真的不认识么,可许若可是流年的妹妹啊,你怎么会不认识呢”而且流年明明说,许若可是因为丫头才会精神失常的,怎么会这样呢,

紫洛的双肩被许若可剧烈的摇晃,一个步伐没有站稳,便被许若可推摔倒,

而她说的那句“既然哥哥要求了,那我们就带这个叫若可的回去吧”其实只是单纯的想给许流年留下一个好的印象而已,却不知,她一句无心的话,为她与他以后的路上带来了怎样的阻力……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对于许流年来说,这似乎有一世纪那么长,手术室的灯亮了,一位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哼,为什么,我爸比说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希望有人带走他们,给他们一个家,你说你喜欢这里,你说谎”紫洛不禁红了眼眶

———神经失常康复中心分院———

许流年望着她的背影,心底一丝异样闪过……

许流年走到床边,握着紫洛无力的手掌,一时之间,竟然哽咽,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双唇紧闭成一条直线,可以看出他带有深深的自责,

《流年若许,在爱我一次》

听到这个消息的许流年心中就像被石头压住了一样毕竟那时候许流年才12岁,他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去找爸爸和妈妈,可是结果是残酷的,他回到家,只有佣人递给他的一封书信:

“啊!不要……滚开,离我远点,血……

因为她的若可姐姐突然之间向前,双手附上小紫洛的肩膀,本来就因为年龄小所以个子也小的小紫洛闲的更加的娇小,

“翼,你喜欢洛洛”许流年的语气不是询问而是肯定

“洛洛,不要”……

“丫头,不要怕,翼哥哥在这里”先进屋的冷翼拥起床上的人儿,看着她沉溺在梦魇中的脸庞,比平日苍白了许多,

紫洛的主治医师看了一会心情似放松又似喜悦的说

“呵呵,本来我们的计划似乎要因为这件事终结了”

“啊!哥哥……”拼命挣扎的紫洛真的发出了声音,同时也震惊了许流年

“翼,你还是这么了解我”许流年此刻和冷翼没有莫名其妙的争锋

第二天如期而至,这天是她的生日了他期待着流年哥哥的礼物,忐忑的坐在自己床边等待着

美高美游戏官方网站 ,“丫头,这么晚了,你不说今天在这里休息么”冷翼也不让步同样把目光转向紫洛,似乎等着她做决定

请加我的QQ1628751232

“笨丫头,我带你来这里不只是看灯光这些人为制造出来的东西,你看看夜空,是不是更美呢”冷翼和紫洛坐在天台的边缘,笑对着因为楼下风景迷住的人儿,轻声说到

“洛洛,你怎么可以这样,一丝机会都不留给我你好狠心,我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一点,一点点也好,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从来没把我当自己人”然后小紫洛便看到许若可突然冲出了她的房间,善良的小紫洛没有计较被推倒,反倒利落的起身去追许若可

紫洛也许是听了冷翼的话,渐渐平静下来,眸子恢复正常,也不在哭喊了,紧紧的抱着冷翼,似乎想寻找安全感,

—————回忆终结—————

“许若可,许若可,若可,流年若可……啊!我头好痛,为什么,我不记得啊,可是,这个名字好熟悉”紫洛心底的声音告诉她这个人她认识,可是她记不起来,突然脑袋阵痛,她又看到那个画面,一个女孩,向她走来,地上全是血,她疯狂的跑,后面的人疯狂的追,“不要,好可怕”紫洛惊呼出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