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美游戏官方网站:还是普通,短篇小说

摘要:
若娜只是个再简单不过的政府工作人员,由于细腻负责的工作态度,大学毕业后3年就当上了市长的秘书。就在此时,长得又高又英俊的年轻小伙瓦吉姆成为了市政府文书部的一位优秀的技术工作人员,他们很快就互相认识了。

影片前半部分朴探员和搭档曹探员常有一些引人发笑的场景出现,“不要看着天花板,看着我的眼睛”,搭档更是满场“飞踢”,暴力诱供,二人半夜趴在案发现场往“符咒”上泼血,枉想符咒干了以后就会出现凶手的脸……完全称不上“称职警察”的二人,似乎与平静美丽纯朴的城郊更为融洽。可偏偏平静简单的小地方出了大命案,变态的杀手,在播放着“悲伤情歌”的雨夜杀死一个又一个美丽无辜的女人……

若娜只是个再简单不过的政府工作人员,由于细腻负责的工作态度,大学毕业后3年就当上了市长的秘书。就在此时,长得又高又英俊的年轻小伙瓦吉姆成为了市政府文书部的一位优秀的技术工作人员,他们很快就互相认识了。

凶手用丝袜勒死她们,尸体上打着完美的结,手法完美熟练……这注定了是一宗大案,一宗复杂无比的大案。从汉城来的徐探员沉着,冷静,事事以科学为依据,只有他才能找到有力的证据,将凶手绳之以法。

有一次由于档案部的同事的失误,给市长准备的会议文件不小心被删除了。这事原本和若娜没有关系,但是这份文件是市长急需而且非常重要的。如果被脾气暴躁的市长知道了,若娜也脱不了干系,说不定还会因此丢掉工作。正在若娜一筹莫展的时候,瓦吉姆出现了,他用娴熟的电脑技术迅速帮若娜恢复了误删的文件,解决了燃眉之急。

可结果呢?认为只需要用脚破案的朴警探开始明白他一直在浪费时间,徐警探是对的,他需要科学办案;而冷静沉着的徐警探却彻底绝望在自己的推理和“科学”中,他举着手枪向嫌犯射击,反而是朴警探阻拦了他想私自处死他个人认定的罪犯。

若娜因此无可救药地爱上了瓦吉姆,一个不仅笑容迷人,而且嗓音颇具磁性的IT天才。

这一切都令人悲伤,火车道旁的稻田里,僵硬着美丽女子们的尸体;有着痛苦童年回忆的志昊被火车撞飞;桌子下放着已经被截肢的搭档的鞋子和鞋套……最后一个女孩的尸体上,还贴着徐探员帮她黏上的创口贴……大雨滂沱,火车隔开凶手和警察,也许他们永远也无法再跟凶手面对面……凶手沿着铁轨越走越远,只有那一封显示他不是凶手的DNA鉴定报告飘散在铁轨上,在雨中,被火车辗的粉碎……

借一次只有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机会,大胆的若娜向瓦吉姆表达了自己的心意。瓦吉姆犹豫了一会,看了看若娜,这位读书时就一直是校花的单纯又漂亮女子,眼里闪烁着对爱情的渴望。他微微一笑,抓住了她的手。

我宁愿没有这一纸科学的报告,我宁愿只有口供,我宁愿他满口鲜血死在我的拳头下,我宁愿,我从来都没来过这个地方。

若娜和瓦吉姆成为了人们眼中羡慕的情侣,形影不离。过了一段时间,瓦吉姆告诉若娜,其实他是A国情报局潜伏在这个国家的特工人员。“我也想要和你一起去过着简单的生活,但是在完成任务以前这是不可能的。”瓦吉姆对若娜说,只有她配合他的秘密工作,他才能完成任务光荣离队,“这样我们就可以远走高飞,过上我们想要的生活了。”

十七年后已经辞职过平常人生活的朴警探,重回稻田,女童的话让他否决了什么又肯定了什么。

若娜相信了他的话,利用工作的便利,把市长的一举一动还有经手的机密文件都备份并交给了瓦吉姆。若娜谨慎细腻,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市长不但没有对她产生丝毫的怀疑,反而更加信任她了。

 

看到时机已经成熟,瓦吉姆对若娜说,上司给他们的最后一道命令是杀死这个市长。瓦吉姆以为若娜会反对,谁知道若娜不但没有反感,反而眼光坚定地对他说:“毒杀还是用枪?”

丑陋的弱智说凶手有一张非常英俊的脸,田间放学的小女孩说他长得普普通通。到底是英俊还是普通?没有英俊也没有普通。

若娜用瓦吉姆给她的消音手枪,借助一次到市长家整理文件的机会,亲手把市长解决了。

对于一个被大火烧伤了脸的智障来说,任何人在他眼里都很英俊;对于一个年龄尚小,审美观也许还未成熟的女童来说,任何人在她眼里都只是普通……

仔细地处理好现场后,若娜高兴地找到了瓦吉姆:

只有弱智和女童看见过凶手的脸,所以很多观众纠结于这二人对凶手的不同描述上—英俊?还是普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