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仪诗鉴赏,唐诗鉴赏

入朝洛堤步月

  生平简单介绍

上官仪

  上官仪(约608—664)字游韶,陕州陕县(今属云南)人。贞观进士。官弘文馆硕士、西台抚军等职。

  脉脉广川流, 驱马历长洲。
  鹊飞山月曙, 蝉噪野风秋。

  永徽时,见恶于武珝,麟德时又被揭示与废太子忠通谋,下狱死,籍其家。诗多应制、奉和之作,婉媚工整,时称“上官体”。又归咎六朝以来随笔中对仗方法,提议“六对”、“八对”之说,对律诗的多变颇负影响。原有集,已失传。

  上官仪是初唐宫廷小说家,齐梁余风的代表诗人,其词绮错婉媚,有“上官体”之称。

  入朝洛堤步月

  刘餗《孙吴美谈》载,李俶“承贞观之后,天下无事。仪独持国政。尝上午入朝,巡洛水堤,步月徐辔”,即兴吟咏了那首诗。这时联合静观其变入朝的官僚们,认为“音韵清亮”,“望之犹佛祖焉”。可以看到这诗是上官仪为校尉时所作,在唐德宗龙朔年间(661──663),正是他最得意之际。

  上官仪

  那首诗是写他在东都湘潭皇城外等候入宫朝见时的心境。唐初,百官上早朝并未待漏院可供休憩,必得在天亮前赶到皇宫外等着。东都邢台的皇宫,傍洛水,城门外便是圣Diego桥。后汉宫禁戒严,蒙Trey桥入夜落锁,断绝交通,到天亮才开锁放行。所以上早朝的百官都在桥下洛堤上隔水等候放行入宫,宰相亦然。可是宰相究竟是百官之首,即使风姿罗曼蒂克例等候洛堤,但作风自非他官可比。

  脉脉广川流,

  诗的前二句写驱马沿洛堤来到宫殿外等候。“广川”指洛水,“长洲”谓洛堤。洛堤是官道,路面铺沙,以便车马通行,故喻称“长洲”。首句不唯有以洛水即景起兴,谓洛水含情不语地流着;更是化用《古诗·迢迢牵牛星》“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以孩子喻君臣,暗中表示君王对友好的相信,表露着承恩得意的振作振作。由此接着写驱马洛堤,用三个“历”字,表现出意气风发种意志悠然、甘之若素的气派。

  驱马历长洲。

  后二句是即景抒怀。那是高商的一个早晨,曙光已见,月挂西山,宿鸟出林,寒蝉嘶鸣,野外晨风吹来,秋意更盛。在写景中,那位宰相巧用了三个过来人的诗意。第三句写中午,用了武皇帝《短歌行》:“月艺人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天下归心,天下归心。”原意是借夜景以烦懑天营长人不安,要礼贤连长以揽人心。这里取其意而谓曙光已见,鹊飞报喜,见出国泰民安景色,又表露着友好执政治世的气魄。末句写秋意,用了陈朝张正见《赋得寒树晚蝉疏》:“寒蝉噪柳树,朔吹犯梧桐。……还因摇落处,寂寞尽秋风。”原意讽喻寒士失意不平,这里借以暗暗表示在野失意者的不平则鸣,为那安生乐业带来噪音,而令那位宰相略有不安,稍露不悦。

  鹊飞山月曙,

总起来看,那诗确属上官仪得意时的紧凑之作。它的意境和色彩都不高,在得意倨傲、自尊自贵之中,于君主婉转献媚,对清寒作势力眼。可是,它也会有认知意义,倒是真实地为那类得势当权的庙堂文士留下黄金时代幅生动写照。从章程上看,这一身三十字,不只是“音韵清亮”,谐律上口,何况巧于构思,长于用事,精心修辞,把当下的得意神气表现得出色优越,难怪那么些有幸亲聆的官僚们“望之犹神明焉”。  (倪其心)

  蝉噪野风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