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及赏析,宋词鉴赏

小重山

春和景明欲暮,寂寞闲庭户。粉蝶双双穿槛舞,帘卷晚天疏雨。含愁独倚闺帏,玉炉烟断香微。就是销魂时节,东风满树花飞。——五代·毛熙震《清平乐·春光欲暮》

  章良能  

清平乐·春光欲暮

五代:毛熙震

[约公元九四七年左右在世]字不详,蜀人。生卒年均不详,约隋朝高祖天福中前后在世。曾为后蜀秘书监。熙震善为词,今存八十八首,辞多华丽。

毛熙震

旅居巴塞尔南城赤阑桥之西,巷陌凄凉,与江左异。唯柳色夹道,依依可怜。因度此阕,以纾客怀。空城晓角,吹入垂杨陌。马上单衣寒恻恻。看尽石黄棕色,都以江南旧相识。正岑寂,西汉又桃浪。强携酒、小乔宅。怕鬼客落尽成秋色。燕燕飞来,问春何在?独有池塘自碧。——古代·姜尧章《玛瑙红柳·空城晓角》

黑古铜色柳·空城晓角

次女绣孙,倚此咏落花,词意凄惋。有云:“叹年华,我亦愁中年老年”,余谓少年人不宜作此,因广其意,亦成后生可畏阕。花信匆匆度。算春来、瞢腾生机勃勃醉,绿阴如许!清都紫微飘零尽,借助东风送去。更不问、埋香哪里?却笑痴儿真痴绝,感年华、写出痛苦句:“春去也,那能驻?”浮生大约无非寓。慢流连、鸣鸠乳燕,落花飞絮。究竟韶华何尝老,休道春归太遽。看岁岁朱颜犹故。作者亦浮生蹉跎甚,坐花阴、未觉斜阳暮。凭彩笔,绾春住。——宋朝·俞樾《金缕曲·次女绣孙》

金缕曲·次女绣孙

柳暗花明春事深。小阑木可离,已抽簪。雨馀风软碎鸣禽。迟迟日,犹带一分阴。过去的事情莫沉吟。身闲时序好,且登临。旧游无处不堪寻。无寻处,只有少年心。——清代·章良能《小重山·柳暗花明春事深》

小重山·绝处逢生春事深

宋代:章良能

好景相当短春事深。小阑木木芍药,已抽簪。雨馀风软碎鸣禽。迟迟日,犹带一分阴。以往的事情莫沉吟。身闲时序好,且登临。旧游无处不堪寻。无寻处,惟有少年心。61婉转,写景,感叹

  苦尽甘来春事深。小阑赤芍,已抽簪。雨余风软碎鸣禽。迟迟日,犹带一分阴。过去的事情莫沉吟。身闲时序好,且登临。旧游无处不堪寻。无寻处,唯有少年心。

  周到《随声附和》云:“外大父文庄章公……间作小词,极有思致。”与别的咏春之作相较,本词写得自具风流浪漫格,既非“须愁春漏短,莫诉Jinbei满”的花天酒地,亦有异于“坐看落花空叹息,罗袂湿斑红泪满”的深闺伤春,且与日常雅士这种“愿花更不谢,春且长住,只恐花飞又春去”的惜春之意也区别样。全词对景遣怀,笔调纡徐起伏、韵味深长而又具有寄托,可以说是“极有思致”了。

  首句注重于“春事深”三字,吴文英词有“燕来晚。飞入西城,似说春事迟暮。”“深”和“迟暮”意思临近;“好景非常短”是实写春深景观,“柳暗”建议眼下已然是“绿暗长亭,归梦趋风絮”的绿肥红瘦,“花明”形容花朵怒放时的光采和颜色,接下去就是描摹“春事深”的多少个特写镜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